章节目录 第五百二十八章 风洞魂惊

作品:《山海禹皇记

    雪狼在地上匍匐一团,身躯颤抖不堪一用,姒文命无奈,只好走到雪狼身边,各自注入一团元气,护住了它们的神魂,隔绝了它们对这方天地的感应。

    两只雪狼失去了异境的排斥,这才站起身来,狐疑的看向四周,不知道方才为何恐惧。

    姒文命看向那名异族少女,问道:“你会骑雪狼吗?”

    “当然,可惜我的踏雪累死在了路上,否则我也不会流落此地,寄居荒丘,又被卷入你们的争斗之中。”少女翻身骑上雪狼,踢踏赶路,口中黯然回答,“我叫凌冰雪,来自与北冥域接壤的外荒,因为氏族被敌人所灭,不得已逃到了北冥域求生!”

    两人并驾齐驱,少女目光炯炯的看向姒文命:“你又是谁?为何来到此地!”

    姒文命粲然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让人心生好感,“我叫禹,是大荒中的人,来到北冥域是为了求取量天尺,用于治水!”

    少女忽然轻呼一声:“你就是禹?难怪如此……”

    少女这句话未曾说完,脸颊就红了,想到自己为了逃婚远遁北冥,没想到遇到了一位少年英雄,他长得高大英俊,而且机缘巧合之下看过了自己的面貌,简直是天作之合。

    姒文命不知道少女的心思,见她沉默不语,于是转移话题道:“冰雪妹子,你还没说魇梦异境是什么呢?可惜黑狼死了,我还想让他带路去黑帝城呢!”

    凌冰雪想到身陷险境,情绪低沉了许多,说道:“北冥域乃是上古巫妖大战之地,所以才会昏暗幽深不见天日,寒冷异常,无分冬夏,传说上古大能不幸身死,神魂怨恨,识海就会化为异种空间,不断重复死前的作为,直到能量化尽蛰伏一隅,后世不幸被生灵血祭,就会再次苏醒,吞噬天地,祸乱一方,被后人称作魇梦异境!只是不知道死于此处的是哪位大能!”

    姒文命说道:“这么神奇?那我们应该怎样才能离去?”

    凌冰雪说道:“只有完成异境中死去神魂的遗愿,才能够侥幸脱离异境,我们恐怕会困在这里,直到老死吧!”

    姒文命默然,想到老死异境,心生郁闷,他看了看凌冰雪,好在身边佳人相伴,也许不会寂寞吧!

    两人四目相对两无言,禹虫忽然在姒文命耳边说道:“向东三十里,我感觉到了神明残魂的存在!”

    姒文命并不确定魇梦异境的大小,此地十分诡异,死于这里的生灵无论血肉灵魂都会被空间吞噬,尸骨无存,想要离开此地,还是要从掌握这处空间的神魔残魂上面入手。

    而且,禹虫眼巴巴的等着吃饭,无论如何都得去和这个魇梦异境的神魔见上一面。

    姒文命调转方向,带着凌冰雪向东而去,魇梦异境地势平坦,除了地面上龟裂的不知深浅的地缝之外,少见危险。

    两个人绕开了几处巨大的裂缝,一直向东,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就来到了一个盆地边缘,翘首向下望去,盆地宛如巨大的洞穴,足有数十丈深,暗雾笼罩之下不知道有多长多宽。

    姒文命对凌冰雪说道:“下面危险重重,骑兽已经带不下去了,不如你在这里看护骑兽,我下去打探究竟,如果有危险你就喊我!”

    凌冰雪不敢自己留在原地,强烈要求和姒文命一起下去探险,无奈之下,只能将雪狼放生。

    那两只雪狼颇有灵性,似乎知道此地危险,竟然原地转圈,不肯离去。

    盆地边缘光滑陡峭,难以落脚,姒文命催动御风术,一道微弱的旋风离开手掌,随后消失在空中。

    凌冰雪说道:“不用试了,这里是禁魔之地,所以我才会表现的如此孱弱,我们须得想个别的办法!”

    姒文命问道:“禁魔之地?”

    凌冰雪说道:“武道修炼到极致,为了防止法道偷袭,孕育的法则之中就会有禁魔特效,所有法力在这个区域无法施展,只能依靠武力决斗胜负。”

    姒文命皱了皱眉头,他是法武双修之人,禁制法力影响不大,无非是不能飞行,体内元力依旧可以使用,可是对于单纯的法修可就麻烦大了,轻则与凌冰雪一样宛如平凡人,重则大病一场,有暗伤在身的就此死去也说不定。

    看了看面前深坑盆地,姒文命弓起腰来,开口说道:“这里太深,你下去不方便,不如我背着你走吧!”

    凌冰雪忸怩了片刻,终于还是伏在他的背上。

    姒文命脚下运力,腾空挪移,片刻之中,连续在几块巨石上借力,跳到了盆地下方,仰头看去,峭壁嶙峋,陡峭异常。

    凌冰雪在此地手无缚鸡之力,此刻伏在陌生人的背后更加难堪,偏偏这个男人浑身透射出一股好闻的味道,让她呼吸到体内,羞涩的身体燃烧的火炭一样。

    本想要他将自己放到地下,慢慢步行,可是姒文命却背着她一路向前疾行,根本没有把她放下来的意思。

    凌冰雪忍不住小声嘀咕道:“把我放下来吧,太沉了,我们走过去!”

    姒文命笑道:“放心吧,你轻飘飘的很,我背着你更快捷一些,你没看我头上还背着别人吗?”

    凌冰雪仰头,恰好看到狐心月窥视的眼神,这个帽子竟然是一件活物,顿时忘记了羞涩的情绪,与狐心月两两对视起来。

    姒文命只觉得身后的小女子柔若无骨,都没有半斤重,他也无暇占人便宜,大步疾行,盏茶功夫,就走出去数十里,来到了又一处盆地边缘。

    “没想到这里地形复杂,一个盆地接着一个盆地。”姒文命低声将眼前的情况讲给凌冰雪听。

    此处空间更加幽暗,五丈之外宛如黑洞,可凌冰雪忽然说道:“好像有风!”

    姒文命伸出手指,吐了口口水在上面,果然感觉到有风掠过。

    两个人再次下降,这个盆地足有二十丈深,一入盆地下方,便更明显的感觉到了风力。

    如果说盆地上方的风是倏忽来去的游鱼,盆地下方的风就成了呼啸来去的鲨鱼,就连凌冰雪的金黄发丝都被狂风卷动,飘舞不休。

    姒文命背着凌冰雪顶风而行,再次走了十余里路,又是一处盆地出现眼前,到达此地,风力更加巨大,若不是他将浑身兽皮裹得紧紧地,恐怕都有被吹成光棍的危险。

    姒文命无奈,转头说道:“冰雪妹子,我找个安全的地方将你放下,你在这边静静的等我好不好?我保证一定带你逃出异境。”

    凌冰雪也被狂风吹得睁不开眼,可依旧摇头说道:“带着我吧,说不定就能帮上你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