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51章 道歉

作品:《奋勇高歌

    只有你。

    这三个字像是重锤一样敲在韩东胸口。

    傅立康太了解他了,便是托人带话,都没有留给他任何余地。

    能不去么?

    不能。

    他明知道这件事的情况下若是无所谓,白雅兰一旦出现意外,将会是使韩东这辈子都难从这种打击里爬出来。

    呆滞着,韩东难掩自嘲:“想不通他当初为什么同意我退伍,在我有家庭,有爱人,当东阳是个家的时候。又来告诉我,非我不可。”

    谭昭和沉默,起身拍了下他肩头:“小东,你如果真的要过去,其它的顾虑傅老都会代为解决好的。会有一个新的身份,跟现在无关,跟现实无关……”

    “谭叔,您还有事吗?”

    谭昭和微微摇头:“自己保重。”

    脚步声,越来越远。

    韩东雕塑一样坐着,双眼空洞。

    他主要挂念夏梦。这么几天里,她每天至少给蒋星辉打不止十个电话,来询问案情。父亲那边则没有任何问题,他本身就是跟傅立康属一类人,只要是公事,从不拖韩东后腿。

    这么说不准确,他父亲韩岳山,是有以身殉国那种高尚觉悟的,理所应当的将家国情看的高过父子情。

    韩东以前不是现在这种万事细致,留心的性格。

    相反,他某些特点跟过世的母亲很像。心胸开阔,阳光,思想上懒得去琢磨一些不开心的事。小时候叽叽喳喳,好动,不缺礼貌。

    是母亲去世,父亲去部队以后,才慢慢由环境压抑了本性。

    他姑妈有自己的孩子,寄住在她家中,虽不受什么委屈。可,感觉毕竟是变了。

    从小,韩东怕姑妈跟姑父俩人因为他闹矛盾,就慢慢懂了察言观色,看姑父高兴与否,再决定该写作业还是该带表妹陈羽佳出去玩……

    高中,进部队前夕,暗恋过一个女孩子。很多同学百般煽风点火,让他去表白。但直到进入部队,他也没跟那女孩说过任何一句话。

    这种藏在骨子里的计较跟带着点自卑的性格,很容易遭长辈喜欢。但是,对于韩东自己来说,是一把沉重的枷锁。

    在部队的时候去看过心理医生,也就是那个叫佟宝珠的大夫。

    经常跟她聊天,加上部队的环境,让他改变了一些看法。

    可不管怎样,说不怨父亲是不可能的。只不过身当人子,再多的怨气只能藏在肚子里面。他总不能跟父亲说,你要不去部队,我妈也不可能出车祸……

    不是这么回事,一些改变不了的结局,偶尔小时候会混球般冲父亲大嚷大叫。长大了,早不愿意再去提及。

    吴康推开了门:“韩总,中午想吃点什么?”

    韩东从那些突然涌来的情绪中抽离,抬眼道:“你们每天伙食难不成还由我们这些犯人来选择?”

    吴康尴尬:“局长安排的,让来问问。”

    韩东对这人有点好感,做事很有条理分寸,不拘泥呆板。

    “手机借我用一下行吗?”

    吴康扶了扶帽檐:“你不害我,我就给你用。”

    “给我老婆打个电话,聊聊家常。”

    “嗯,这没问题。”

    ……

    接下来几天,新闻上常艳华跟邱玉平这两个名字仍然十分火热。

    不过,紧跟着的全方位公关,将战火引到了东胜法人韩某某身上。警方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明确人已经抓到,处十五天拘留,并处罚金两万元……

    也便是说,这件事以有人非法造谣被抓捕,而告一段落。

    很官方的澄清,又注定挽不回常邱二人的名声。

    自然的,也没人认为新闻中的韩某某是真的造谣。只不过十五天的处罚,确实也不算重。

    这种平衡的方式,暂时浇灭了群众燃烧的八卦之火。

    当事人都没争议的事,他们再争也没意思了。

    一周左右,新闻热度终于黯淡了下去。常艳华公司的公关部,在这时候,又出钱黑了几个明星一把。成功战火转移,将事件彻底砸进了大海中。

    相应的,所有关于这件事的新闻,也被一次性清空。

    如果不是东泰集团跟清源商业的股价波动剧烈,到现在难以回弹。就好像这次罕见的舆论风暴,从来没有出现过。

    MY市政府办公室。

    樊沧海面前坐着有点不自在的常艳华。

    “姐夫……不,樊书记。前阵子如果不是您,我这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今天是专程从临安赶来道谢的。

    翻开手提包,她拿出了把钥匙:“圆圆早说想要辆车,我让小邱帮着开你家车库去了……这钥匙,您回头替我给她吧。”

    樊沧海五十三岁,国字脸,双眉英挺如刀。乍看,说他四十岁也没什么不妥。

    常艳华看他无动于衷,少见的紧张:“给孩子的小玩意,您这么看我怪吓人的。”

    “小玩意?一两千万的车也是小玩意?”

    “只要我外甥女喜欢,这算什么。”

    樊沧海道:“让他开回去。”

    常艳华讪笑,不敢再让:“您就是太见外了。”

    樊沧海想及前几天恩师的那个电话,不冷不热道:“我帮忙,是为了企业,不是为你。以后,别再有这种事情发生。”

    常艳华连忙点头:“姓韩那小子,到底什么来路啊……”

    “他什么来路你不用理。记住,有些禁忌千万不要碰。你能赢十次,但只要输一次,保证尸骨无存!一旦上升到某个层面,就不单单是舆论反弹这点事,懂吗?”

    常艳华没见他这么严厉过,不禁出了身冷汗。

    “那,我接下来……”

    “等他出来,请人吃个饭,道歉。”

    常艳华脸色发僵:“不可能。”

    樊沧海挑眉:“那要不然我亲自去一趟临安?”

    “樊书记。有,有必要么!”

    “为一个人当然没必要。”

    樊沧海指了指门口,示意要忙,再不理会常艳华。

    有些话没必要跟常艳华说,但从接到恩师那个电话,他自己是有很多顾虑的。

    傅立康,跟他工作几乎没有交集的点。

    可对方所管的那个部门,负责的范围包括了出入境的安全防卫。直白些便是,没有他所接触不到的人和关系。

    蛛网一般,渗透着整个上京城。太过于特殊的部门,没有人会愿意交恶这种人。

    他若早知道韩东是十六处出身,根本不会用这一类常规手段进行干预。而且,不管韩东到底有没有退伍,跟十六处还有没有关系。他一个在今年很有希望进上京的人不想猜,也根本不值得在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上去猜。

    十六处,旦凡牵扯到这个极少人听闻的部门已经是足够值得重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