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1.坚持善良

作品:《合理发展的忍界

    “不是和现在一样么?下忍,中忍,上忍。嗯,应该没有影吧。那时候还没有村子。也就称不上影了。“

    “我是说的是忍者等级划分的依据。按什么标准。”

    “能使用忍术就是下忍了,中忍,应该是可以带领队战斗的指挥官吧。上忍,好像就是那种战力超群的人了吧。”长田想到原著中,忍者学校的毕业考试,中忍考试的过关标准。上忍没有考试,他是按照凯和卡卡西的样子给出的答案。

    “大体上没错啦。只是上忍,划分的标准不是按照实力,而是更看重大局观和心理素质。而中忍更看重的是指挥才能。”柱间解释到。

    “大局观和心理素质不是每个忍者都应该具备的么?”长田有些不解。要说大局观,凯那个样子应该选不上上忍吧。

    “在很久以前,还没有查克拉的时候,真正战斗的是下忍,也叫体忍。也就是说,你再能打,如果不能发挥手底下人的才能,把每个人都放到合适的位置上,你永远是下忍。而能在战斗中指定计划,完成目标的人,才可以做中忍。所以忍者要求一定要服从上级,因为那时候各人能力再强,如果做不到团队配合,也会导致整个任务的失败。”

    “而上忍,又叫智囊忍,是能负责整个家族策略和动作的人,一般都是每个家族的族长,或者长老。只有极少数人才能成为上忍。而且都是上一代上忍考察之后指定的继承人,因为上忍要背负的是整个家族的命运。如何为家族争取更多的利益,获取更多的生存空间,是上忍考虑的问题。有时候为了家族的利益,或者迫不得已。上忍不得不做出命令忍者送死,或者命令两个兄弟分别侍奉敌对的势力,最后做出骨肉相残之事。”

    “很多上位者,因为承受不了这种压力,在仁慈受到残酷现实的拷问时,纷纷抛弃人性。甚至编出了。忍者一定要斩断一切羁绊,才能走到最高点这种鬼话。而这种思想甚至流传至今,因为善良总是会面对残酷现实的考验。而事情的发展也不是总能走向美好,很多人都选择了放弃感情,就不用受到良心的谴责了。”柱间不知是不是想到了斑,有点伤感。

    “而按照传说,六道仙人解开了查克拉的真谛,才让忍者渐渐拥有了力量,出现了以一当千甚至无视人数的强者。现在的划分标准,才渐渐按照战斗力的高低来衡量。但是中忍还是要求有指挥才能,因为这个水平还是看重配合和谋略的。到了上忍就是一个人完成任务的人。影级就是一个人影响一村,甚至一国的强者。因为那个层次,即使不会配合,也可以依靠实力强行碾压了。”

    “那我们面对这种情况该怎么做呢?”长田好像有点明白了。

    “长田啊,一个人的行为,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这是每个人都无法预料的啊。就算做了一万次的推测,也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事干扰最后的结果。即使是绝代的强者,如斑和我一般,也会有失败的时候。当你站到决定别人命运的高度的时候,一定要坚持自己的善良。如果出现了错误,那就去想办法弥补吧。如果弥补不了,就努力去避免让更多相似的人也承受这种惨剧吧。感情是人最重要的东西,如果丢失了感情,就算让你走到忍界之巅,又有什么乐趣可言呢?不要怀疑自己的善良是否正确,如果善良都出了错,那一定是实现善良的能力还不够吧。”柱间语重心长地说。

    “是的,柱间大人,我会更加努力的。”长田心中默默立下了一生的信念。

    “我努力想帮助圆叔叔,但好像好心办了坏事了。秋道丰说我害死了圆叔叔,我是感觉到很委屈的,但内心又觉得他说的对。我其实并不是那么有才能,总是乱来,真正面对问题的时候,又是那么无力。很难过,也很无力,总之心情是很复杂的。”长田将自己的想法一一都说出来了,他现在迫切的希望有个人能倾听他内心的想法,然后给他一点指导。人生很多时候,也许别人点一句,就能让你豁然开朗。

    “长田啊,你知道在很久以前,忍者是怎么划分等级的么?”

    如果今天秋道丰不来找长田,那他心理也许就又横下了一个坎子,以后是心理变态,还是报复社会,就又是一种可能了。

    在长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回到了千手家了。两个孩子哭累了,就躺在巷子里睡着了。

    扉间收到警卫队的报告,把两人送了回家。秋道丰已经被送回秋道族地了,而长田自然是回到了千手家。

    “秋道圆的事,我知道了。我只是想不到,你会伤心成那个样子。”柱间。

    “也不是伤心吧,严格来说,我和秋道圆叔叔没有那么深的感情。只是对自己的道路产生了怀疑罢了。”

    “哦,说来听听。我很擅长帮别人解答困惑呢。”

    在忍者的“葵花宝典”-《万川集海》(现实中确实存在此书,有兴趣可以看一看。)中写道:“不要暴露任何弱点,不要承认任何过失,不要表现丝毫的犹豫,否则在别人眼中你是靠不住的,你缺乏自信的心如同一块失衡的石头,容易遭受世人的践踏。”因为上位者关心的是,你是不是个合格的工具,能不能被我使用。不能被我使用,你就没有价值。

    就好比现在很多公司,不顾劳动法规定,不给加班费,还强行要求员工连续加班。不能服从这种制度的,就滚,有的是人想要干你的工作。

    就好比为了高考,每天学习到凌晨的学生,不能适应的,就被别人超越。

    长田推开门户,柱间和水户已经在走廊上铺上了木桌,煮着茶:”醒了就来坐下吧,晚饭已经没有了,你就吃点盐柿饼吧。“盐柿饼,是将柿子中间剖开,去核,抹上一层盐后合上捏紧,然后放在罐子里。可以存上好多年也不会腐烂变质。好吃,还能补充盐分,有时候甚至会成为忍者的军粮。

    “谢谢水户大人,我没有胃口。”长田只是喝了点茶水,润了润发干的喉咙。

    忍界的很多事,都是日本人的性格特点造成的。遇到事从不沟通解决,而是自己一个人想当然的乱来,说叛变就叛变,说自杀就自杀。也许沟通好之后,就又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直到三代下大力整顿风气,木叶到了十二强那一代。才有了那么点沟通的苗头,但还是存在佐助,宁次那样偏执固执性格的人。

    人们喜欢三代火影猿飞日斩,因为猿飞日斩有人情味,喜欢孩子的笑容,认为那是村子的未来。厌恶团藏的不择手段,因为团藏认为,好的忍者,应该放弃荣誉,放弃身份,完全作为工具的存在。

    这并不是肤浅的观念之分,而是确实就是现在严酷忍界的一个表现方面。残酷不仅体现在于死亡和鲜血,也在于抹杀个人情感,抹杀一切人性,抹杀个性。

    这在中国人看来,很不解。因为虽然放弃任务会造成更大的损失,但毕竟队友是有情感的。中国人虽然不太赞同,但是理解这种情感。但是在日本人看来觉得就没有多大惊奇。其实就是国情不同。

    日本人有着一种含蓄严肃的社会习惯,重视荣辱观念。他们把向其他人倾诉,认为是一件耻辱的事情,会给其他人造成麻烦,是本人无能的表现。也没有人愿意倾听其他人的唠叨,因为弱者不配和我交流。中国人至少还有父母,日本人连父母都像上下级的关系。会很严厉的督促,但绝不喜欢孩子抱怨。

    所以宇智波斑的心理历程,从不向柱间袒露。旗木塑茂遭遇压力,不向卡卡西说。卡卡西父亲死后,一个人冷着一张脸。大蛇丸做人体实验,不和三代汇报。鼬宁可背着仇恨,也不把灭族实情告诉佐助。

    这就是现实,残酷,但是个人无力改变。只能抹杀掉脆弱的情感,投入到滚滚洪流中。

    忍界,从乱世走来,在精神上,依旧保留这种严苛的风气。一切为了战斗,其他都是无足轻重的。就好像中国的秦朝,斯大林的苏联。即使初代的仁慈,也不可能短时间改变这种风气。即使到卡卡西的父亲-旗木塑茂时期,这种观念依旧深入人心。所以旗木塑茂在选择救队友而放弃任务的时候,会受到那么多人的指责,而且会选择自杀。

    现实中的日本,每天都有大约60个人自杀。原因多种多样,有工作压力,有家庭矛盾,也有个人对未来的焦虑等等。

    在等级森严的日本社会里,每个人犹如是一颗螺丝钉一样,随着社会机器不断运转。如果这颗螺丝钉出现了问题,那就直接替换掉,要保证整个机器不出现问题。每个人犹如器物一样得被对待着,而每个人的自我价值判定,也就是看是否有被利用的价值。

    秋道圆就是丧失了作为忍者的能力,所以他赖以存活的信念就崩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