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6.相亲会

作品:《合理发展的忍界

    说自己没手,懒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智江也并不在乎,只当听他们放屁。对妇人出言不逊,目光淫邪的,智江只斜斜瞟上一眼。就觉得被一股子寒意刮过喉咙,有数九隆冬的冷风,吹得后脖子汗毛倒立,再也不敢说出一个字,倒退几步走出人群不见踪影。

    只听得人群中一声狂笑:“哈哈哈哈哈。八臂智江,你也有今天啊。”一人跃众而出。

    这个说:“没手也想找媳妇啊。”

    那个插话:“这女子长得好看,屁股大,能生养,要跟了我多好。”

    妇人二十上下,皮肤泛黄,手脚粗糙。却是长得不俗,眉宇间清秀标致,体态婀娜。估计是个没主见的,连自己的孩子都带来了。孩子倒是长得虎头虎脑,只是也是精瘦。似乎不太看得起这个断臂的汉子,不想让他做自己的父亲,拉着母亲一个劲要走。急的忍者一个劲的绕着孩子说着好话,两只卧蚕眉都快挤到一块去了。引得周围一群狐朋狗友怪笑连连。

    “智江大哥,你行不行啊,不行就让我来吧。”一个瞎了一支眼的老痞子。笑的爬在地上,疯狂的用手拍打地面,差一点就背过去气了。

    “滚,你找自己的去,少了一支眼,看女人都要我帮着看么。这个我看上了,谁捣乱我踢死他。”智江回头中气十足地笑骂,又虚踢了几脚,一扭身又弯下着腰,对着不到他腰高的孩子做出讨好的表情:“孩子哟,别看我少了两只手啊,干活我绝对没问题啊。你就放心做我儿子吧。”

    只看得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也不阻止,只是在一旁笑劝,大意就是让妇人答应了智江云云。只是妇人平时性子柔弱,只要日子还过得去,也就无争无执,逆来顺受。涉及到孩子,却是万分坚定。只是孩子不同意,也绝不肯松口。

    一群老痞子也不帮忙,只挡住妇人去路,口中污言碎语不断,却也知道分寸,只拿智江取乐,并不涉及妇人。

    只是这围观的人一多,外来人也多,难保有那口不择言的。

    所有的退役忍者,除了有家室的,都被强制赶来了,按d级任务论处。一个个平时都在家伤春悲秋,也不知道为木叶的繁荣昌盛做做贡献。怎么做贡献?多造几个人啊。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忍者的孩子,除了身体不允许,基本都会成为忍者,这不就是以后木叶的中坚力量了么。

    总之,不来的,现在在各个家族族长眼中,就和窝在家里打游戏的宅男宅女一样,用皮鞭都要赶出去相亲。

    除了扉间,大家都对环境挺满意的。扉间是现在看什么都不顺眼,纯属迁怒。

    妇人看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又被智江纠缠,越发的羞恼。一只手紧紧地拽着儿子,一只手遮着脸,想离开了又被人群挡住。只是短打的衣袖又怎么遮得住脸,又不舍得放开孩子,急切间嘤嘤地哭了起来。唬得智江一个劲打更作揖,恨不得就此把眼中人搂在怀里。却又少了两只手,不能为心上人擦去眼泪。

    那孩子看母亲受欺负,扑上去要打智江,一只手却被母亲拽住,一时松开不得。却固执的一只脚站立,一只脚去够踢智江。活像个大马猴。智江也不闪避,权当给孩子出气。口中做出痛呼之声,只想哄得孩子开心,妇人展颜,就可成就好事。

    “不要这么说嘛。你看看,所有人都勇敢得追求着自己的幸福呢。”柱间指着远处烤鱼摊子前的一个忍者。

    那忍者身材魁梧,皮肤黝黑,脑袋岑光瓦亮,粗看有几分喜感。只是两只胳膊从肩部齐齐断开。他似乎看上了一个妇人,正在展开追求。

    长田要了一块大大的场地,挂上红色的装饰品,搞得看起来很是喜庆。为了让气氛看起来不那么尴尬,木叶各大家族都派出了自己家族的厨师。会场现场提供了丸子,红豆糕,鲷鱼烧等多种吃。都是免费的,算是支持一下自己家忍者的终身大事。这次活动会持续好几天,各家也算大出血了。

    总不能两人一见面就说,我看上你了,和我结婚吧,搞得和土匪抢压寨夫人一样。也不能贴上相片,此人有车,有房,有存款。大家都是忍者,条件差不多好不好。看上眼了,端起两串丸子,我可以请你吃串丸子么?效果就和我可以请你喝杯咖啡么,一样的风度翩翩,自然和谐。女方要是不同意,就说我吃饱了。那么也不伤面子对吧。

    扉间已经解禁了,今天柱间是带他来感受一下气氛,希望唤醒他那沉睡已久的春心。毕竟成不成两说,顾全大局的扉间,是不可能做出,丢下这么多来宾,自己跑路的壮举。家人安排的相亲,含着泪也要去的。

    长田一边吃着各种吃,一边偷着乐呵。

    “大哥,你们就不用白费劲了。我是不会结婚的,你们死心吧。”扉间叹了口气,生无可恋。

    活动搞得气氛比较热闹,也吸引了很多的外村的贵族和忍者前来参观。宇智波警卫队请示柱间怎么办。柱间笑着说要让别的国家也感受一下木叶的快乐。就大笔一挥批准了。

    “扉间,不要拉着张脸,看看,我仿佛又回到了青春啊。”柱间吃着丸子。和一路上打招呼的忍者们随意地挥手致意。经过赌场事件,大家已经明白柱间的性格了,不是正式场合,打个招呼就行了,不用行大礼。

    扉间的事儿,还得慢慢磨。毕竟敢来的女方,各个都是有背景的主儿。得一个个接见,礼节不能缺了。不可能像皇上选秀女一样,都整到一起,挨个比较。先看家室,然后再看是否有病,残疾,相貌丑陋,品德是否贤惠。

    扉间消极抵抗,水户倒是兴致勃勃。今天约个喝茶,明天约个插花,倒也不显得烦躁,排练猿戏的活儿都放下了。

    但退役忍者的相亲会,是可以一起办的,娶得都是平民姑娘,就没那么多讲究了。把人都聚在一起,才好多挑选挑选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