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1.血色的浪漫

作品:《合理发展的忍界

    智江满口是血,舌尖破损,牙齿受损,说话语调怪异:“子,你不是看不起我这个残废么,现在我可是又少了一条腿,当不成你父亲咯。”

    孩却是看着他的眼睛,语气坚定:“没关系了,我认可你当我父亲了,因为你说你是真心喜欢我母亲的。以后我就是你的腿了。”

    智江身躯一震,放声大笑,什么力斩强敌,什么纵横忍界,都比不上此刻半分开心。

    他让妇人把他扶到派迪弗身边,示意孩子帮他捡起那块脚掌。孩子终究幼,看到那犹自在残留雷属性查克拉的刺激下,脚趾屈伸,鲜血淋漓的脚掌。不敢触碰。智江无奈。只好忍痛自行捡起脚掌,塞入派迪弗的怀里。

    派迪弗被人触动,微微恢复了些理智。神情复杂地看着眼前的仇敌,一时不知如何面对。

    “拿着我的脚,去你父亲的坟前祭奠吧。告诉他,他有个好儿子,也能砍下八臂智江的一只脚了。只是命不能给你了,我还要留着娶媳妇呢。”智江说完。在妇人的搀扶下,向他的兄弟们走去。

    “兄弟们,今天我智江结婚了,又收了个好儿子,都去我家喝酒吧。”众人兴奋的大声应和了一声,一时再无人看派迪弗半眼。

    “哦,对了。”智江走到半路,突然回头:“剑锋再利,只是些伤人害人的招数。忍术再高,不能养一斤粮食,救急济难。就算走到忍界之巅,不能换来身边朋友亲人的真心相待,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说到这里,突然猥琐一笑:”你的剑术如果想再近一步,就赶紧找个人结婚吧。这可是我这个过来人的剑道经验啊。“

    引得一群老流氓,附和声,口哨声不断。

    “喂,那边那个子。”智江招呼了一下,派迪弗心神动摇,毫无反应,只是痛哭。

    智江挣扎着站起身来。周围人连忙搀扶。却见那个虎头虎脑的瘦弱孩子挤入人群。想要扶起智江,却是人体弱,拉了两下纹丝未动。又挤开人群,拽着自己的母亲来到智江身边,示意母亲去扶。把妇人羞得不知如何是好。众人一时莞尔,戏谑地看着智江。

    到底是原地挥刀,比智江全身飞跃要快许多,纵使失去先机,也还是追上了。超音震雷遁刀也确实锋利的无比。只见空中蓝光一闪。一只脚掌从脚踝处断开,脚掌已经被切了下来。刀速太快,雷刀高温,却是一瞬间封住了伤口,只见人腿分离,不见血光。

    智江惨遭断腿,却是一声不吭,动作丝毫未走样。越过派迪弗头顶之后,身体一扭,贴着派迪弗后背落下。却是张大了嘴,咬住了派迪弗的侧颈部,只是心有善念,不再下死手。不然两牙一合,就可咬断颈部动脉。

    派迪弗脖子一凉,就知要害被袭,自己输了。但是眼见复仇无望,却是绝不甘心。绝望之下,刀刃向己,反插智江头颅。这要是插实了。就是智江头骨再硬,也抵不住超音震雷遁刀的穿透力。

    其他忍者赶忙上前,止血包扎,把智江围了个水泄不通。智江的老兄弟们,个个面色不善,恨不得把此人生吞活剥。只是智江有言在先,不论胜败,不可寻仇,才强压怒火,瞠目而视。派迪弗见报仇再无指望,不由双刀无力坠落,放声痛哭。

    智江丢了一只脚掌,从此彻底无法行动,是谓胜而不胜。派迪弗报仇无望,却又给智江余生狠狠一刀,败而不败。这场战斗,其实终究没有赢家啊。

    智江还未等包扎完,突然示意众人散开,众人不知他何意,只是他刚刚血战强敌,余威犹在,不敢多言。让出一条道来,让智江可以看到派迪弗。

    除非像雷影一样,查克拉覆盖全身,不惧攻击。或者像旗木塑茂一样,无坚不摧,没有人可以抵挡白牙之刃。否则,绝不建议采用这种方法。并且,依赖这种方法,对追求更高境界没有好处。

    可光是刀刃上弥散的雷电,已经足以弥补掉派迪弗刀术中的大部分弱点。有雷电辅助封锁掉一部分空间,智江已经无法再精细把握双刀间的破绽了。

    既然无法掌控,那就不要掌控了。既然没有破绽,那就制造破绽。

    关键时刻,却是扉间出手,抓住派迪弗无查克拉覆盖的手腕部位:“够了,你已经输了。”

    智江这才松开派迪弗的脖子,没有派迪弗的身体依靠,又失了一只脚掌,倒退两步,站立不住,倒在地上。此时,被雷遁封住的伤口又崩裂开来。退几步,就在地上留下了几个血印子。

    奇招只能使用一次,下一次派迪弗绝不会再上当。智江足尖一点,却是从派迪弗的上方翻身而过。

    派迪弗眼睛受刺激,身体却依旧保持警戒,只感觉一阵风从头上刮过。手腕一撩,下劈改为上撩,追着智江的身形杀来。

    派迪弗摆出上段式,又是无念想劈。对于防御流的双刀,不追求一击必杀的话,起手式只要不露出重大破绽。其实每必要更换招数,更加重要的是之后狂风暴雨的攻击。

    雷遁查克拉,除了外在表现为附着在武器上增加攻击力,还可以内在表现为刺激肉体活性。但是用刀术为主要攻击手段的忍者,极少会用查克拉刺激活性。因为用肉体超出控制换来的破坏力,破绽太大。动作走形和节奏破坏,在缠斗阶段很容易露出破绽,危害更大。

    派迪弗苦练刀术,不论严寒酷暑。雷之国多面临海,不要说是风雨,就是在海水中练刀,也是常有之事,眼睛早已习惯了雨水,海水。在此一刻,绝不会闭上。

    雷刀蒸发掉部分血液,但还有部分血液透过刀幕,击打在派迪弗眼球上。却是击得派迪弗眼球一阵微痛,不由得闭了起来。

    原来,智江不光是咬破了自己的舌尖,还咬碎了自己的牙,用碎牙作为暗器,混在鲜血中,击向派迪弗。鲜血无形,碎牙却是有形,击到眼球,哪怕不能伤到眼球,受此刺激,又怎么能忍住不闭眼。眼睛受击,出现一瞬间的破绽,但是刀架未散,智江也还是无法切入正面。

    智江迎面冲上,却是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向派迪弗。雷刀可以封锁空间,却终究有空隙,除非双刀重叠,才有可能完全挡住鲜血。可是双刀重叠,意味着攻击停止,且不说不知智江有何后续攻击,派迪弗也不能忍受,被长时间戏耍之后,使出雷遁刀之后,再被一个无手之人逼的被动防御。

    于是派迪弗瞬间决定,继续进攻。不要说忍者,就是一般武者,都要求在战斗中绝对不能闭上双眼。因为眼球天生的脆弱,受到轻微刺激,就会合上眼皮,做出下意识的闪避动作,而这一瞬间的心神动摇,就是死亡。

    一对一的战斗,其实持续战斗时间很短。大家不要被影视剧误导了,谁决一生死的时候,还要来回忆一下青春,打架像跳舞一样空中转体70度啊。一个破绽被抓住,就死了。

    智江和派迪弗,一个是心中没有杀意,也缺少进攻的手段。一个是被境界压制,也因为心中的执念要用剑术洗刷耻辱。所以才会交手多个回合。

    超音震雷遁刀的出现,已经是足以决定战斗走向的招数了。因为智江已经不可能仰仗境界戏耍对手了,接下来一定是搏命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