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4.最初的感动

作品:《合理发展的忍界

    所有人都嘲笑佐助为了报仇,变成一根筋的二柱子。身边那么多美好的东西,都不去享受,把自己封闭在黑暗的环境里。为什么自己到了忍界就一定要走到忍界巅峰,把忍界美女都滚上床单才会感觉到快乐呢。

    还有些朋友,觉得忍者一定要是黑暗的,才是智商在线的,凡是欢乐的,那就是中二的。其实不对,那是环境逼迫了人,一定要有些心机和手段,才能在社会上生存下来。但是扪心自问,那种整天耍心眼,斗来斗去的生活,真的喜欢么?谁不想有几个不拘节的朋友,说什么都不会动气。谁不想有哪个朋友一个电话,再忙也可以陪你撸串喝酒。

    为了生活,我可以脏了手。但是为了生命,我不可以脏了心。

    智江的洒脱和实力,再次唤醒了长田心中的热血。

    长田一开始是被父母的死吓到了。所以才拼命想进忍者学校。学习忍术,才有自保的根本。但是他喜欢忍术么,其实不喜欢,所以在忍者学校跑步时才会开差。忍术在他心中,就是求生技能,他可以为了生存去学习,但是绝不会疯狂迷恋。

    就和很多人上了大学,学了专业之后,以后工作也只找本专业相关的,那是糊口的技术,其实根本不喜欢,日复一日都只是熬日子。还记得当年自己向往的也是白衣如雪,来去如风,英雄美人,快马烈酒么。目标可以是严肃的,生活不妨快乐一点。

    一件事,喜欢,就会愿意投入精力,不喜欢,那就是得过且过。

    长田迎着朝阳奔跑,金色的阳光撒在身上,还有微风轻拂发梢,越跑越觉得心胸开阔,气血顺畅。

    这在武侠上,叫赤子之心,心中想的事少了,自然越发投入,进步也就越快越大。你们发现没,热血少年漫里面,越是没心没肺的二傻子,越厉害么。比如路飞,鸣人。不是没有原因的。

    “长田,你给我过来。”千手毅在训练场边跳着脚。

    “什么事,校长,我正在锻炼呢,”长田一路跑。

    “是不是你把犬冢纹和耿丸忽悠上房顶的?”毅气的脸都红了。

    “校长,那怎么叫忽悠呢,这叫吸日月之精华。狼为什么比狗厉害,就是狼在野外吸收月光多啊。我看过书,好多妖怪就是吸收了月光才厉害的。耿丸吸收多了,说不定就变成天狗了。”长田振振有词。

    “闭嘴,犬冢家的二傻子三天没睡觉,昨天睡眠不足,从房顶上摔下来,把腿摔折了。你快给我去道歉。”毅实在接受不了长田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

    “你说谁是犬冢家的二傻子。”一个愤怒的吼声从远处传来。

    “对不起,獠长老。”完了,还有这个耳聪目明,老当益壮的老爷子呢。

    每学会一个新技能,使出一个新招数,那种发现新天地的感觉。

    不都是忍术带来的快乐么。

    是:“卧槽,好牛逼啊。”

    是:“狂霸酷跩屌炸天啊。”

    是:“我要是会忍术,该多牛逼啊。”

    一旦穿越到了忍界,很多人就会丢弃这种快乐。忍术是杀人技,也是实现野望的工具,这都没错。但是忍术也是让人快乐的工具啊。

    每一次精疲力尽,第二天一觉醒来,那种元气满满的感觉。

    每一次流血流汗,然后洒脱一笑,那种满不在乎的感觉。

    但是这是自己内心无法明说的盘算。几个长老联合起来向族长抱怨,族长也不好不考虑影响。而火影的权利,也不能过多的深入家族内部。

    政治的博弈,不一定需要刺刀见血,你死活我。一些动作上的表示,自然会被一群人精,解读出无限的意义。而力量的较量,也不需要拉出人来晒晒马。事上比比心机,显显手段,自然就会积累自己的威势。当然最终的较量,还是要看谁的根基厚,谁掌握的力量多。到了最终阶段,也一定是手段尽出,不容情面的。

    但是,在柱间压制下,忍界暂时起不了战争。一些龌龊的手段,确实有奇效啊。他们就是吃准了扉间不可能和他们翻脸。以前柱间惹不起,因为柱间楞。宇智波斑惹不起,因为宇智波斑狠。这两个都是会随时掀桌子的主儿。关键是他们还有实力保证,一掀桌子谁也打不过他们。

    这是我们普通人的第一印象。我永远也忘不了还在学校的时候,动漫是多么让人开心的东西。

    篮球场上会有人中二的喊:“我就是篮板王。”。踢个球一定要是猛虎式射门,大空翼射门。学校门口的口袋妖怪的收集卡,是不吃饭也要买的。男孩的头发故意留长,还用水整的和流川枫一样。女孩想要一个夜礼服假面一样的男朋友,打扮一定要像公主一样漂亮。

    柱间把忍术视为实现人与人之间沟通的工具。斑把忍术视为举世无双的力量。鸣人把忍术视为得到他人认可的办法。大蛇丸把忍术当成实现永生的工具,

    那么我们每个人第一眼看到忍术这个定义的时候,心中是怎么想的呢?

    猿飞日斩的禁足,可以视为一种家族势力的示威。即使是支持火影的猿飞家,内部也不是族长一家独大。

    按猿飞日斩父亲猿飞佐助的想法,其实才不会管。猿飞日斩越是二百五,其实越向初代火影靠近。这是性格上的相性亲和。二代目虽然严肃,但是有那么一个不靠谱的哥哥,而且和初代的关系极好,自然就会对开朗的猿飞日斩更加亲近。

    当然。这些都和长田没关系,长田虽然两世为人,真要和那群死人堆里滚出来的老人渣较量,骨头都能给吞没了。这点,精明的扉间早就看穿了。长田有见识,有聪明,但绝对玩不了政治。他可以提建议,想策略。但是没有政治家的担当,和手段,自然也没有铁血的心肠。

    长田在干什么,长田正在忍者学校埋头苦练。智江那天的样子,真是帅爆了有木有。

    很多人心中,都对忍术有一个定义,忍术是什么?

    扉间不一样,扉间心中的顾虑太多,虽然力量也不差,但是心思太重。政治不怕你心思重,心思重就表示有商量的余地。就怕你又楞又狠,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啊。

    和平时代,思想路线的问题,往往也就是权力分配的问题。走谁的路,谁来说话,就是谁分蛋糕。那些老忍者就又忍不住跳出来啦。

    后续的具体实施过程,就和长田没有关系了,有些事不适合长田参与。长田被赶回了忍者学校。其实是一种保护。

    政客是习惯于游走在各方势力之间,用政治力量赚取利益的人。政治家是能明哲保身,又能实现自己政治抱负的人。

    忍者年纪很就必须走上战场,那是生存需要。但是只有成熟后,才会有机会担任忍者的决策职位-上忍。政治是需要人生阅历的,也是需要坚定内心的。没有坚定信念的人,只会被政治毁掉自我,变成利益的蛆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