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4.计成

作品:《合理发展的忍界

    团藏看着眼前的摆设,心中仿佛已经明白了什么。

    “叔叔,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步。”团藏颤抖着问到。

    “这里面的内情,你去问扉间吧。扉间会原原本本的告诉你。你要记住一点,忍者,就是欺骗,忍者,就是铁与血,忍者,就是纪律和服从。你记住了么?”日召严肃地看着团藏。

    “我记住了。但是为什么要去问扉间大人?叔叔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住嘴,我没有多少时间和你解释的,扉间拖不住柱间多久。现在回答我,你记住了什么?”日召又是一声大喝。

    团藏强忍者眼泪:“忍者,就是欺骗。忍者,就是铁与血。忍者,就是纪律和服从。”

    “永远要记住这句话,什么时候想通了,你就有当火影的气量了。想不通,你就老老实实辅助火影吧。现在拿起刀,砍下我的头,连同另外九家家主的人头,去千手族地,向扉间请罪。执行命令。”日召说完,拿起短刀,一刀捅入了自己的腹部,再横拉一刀,扯出内脏,丢在团藏面前。

    他平时威严深重,又刚刚喝斥团藏。团藏心神被摄,一时竟然不敢制止。

    与此同时,在千手家,扉间正在慢条斯理得向柱间夫妻解释其中内幕,柱间一向对这些不太擅长,只是头疼和大名的复杂形势。水户虽然平时大大咧咧,但是其实心细如发,已经发现了扉间的不正常。扉间平时,语言简练,内容往往直指核心,哪有今天这样思前想后,婆婆妈妈。但是深信扉间不会对自己夫妻不利,也就不予揭破。

    直到千手家的仆人慌慌张张禀报,团藏携十个人头在门外请罪,引起众多围观。柱间豁然起身,浑身查克拉翻涌,震惊了整个木叶。扉间才叩首于地请罪,柱间顾不上扉间,飞驰而去。

    水户恼怒扉间,不是恼怒扉间的欺瞒,而是他让自己的丈夫大动肝火,但也顾不上扉间,跟着柱间的身影向外而去。

    不论柱间的反应如何,志村日召的计策,终究是成了。

    志村日召坦胸露腹,盘坐于堂上,身前横着一柄雪亮的短刀,还有一把长太刀摆在一侧,刀柄朝向着团藏。

    “团藏,从今天起,你就是志村家的家主了。”

    虽然扉间依旧尊重着柱间,不会违背柱间的意志。但是,就像个孩子长大了,总有些自己的心思。有一些柱间的性格不会干的事,扉间可以干了。

    志村日召就是看出了这一点,在好像不经意的废话中,给扉间下了暗示。

    现在,扉间咬饵了。

    没错,志村日召是团藏的叔叔,不是父亲。团藏的父亲和爷爷都死于战场,现在的家主是团藏的叔叔。

    “退出去,团藏,规矩都忘了嘛。”日召可以忍受扉间的无礼,那是因为两人站在同一个地位高度上,扉间还要高一筹。而严苛的家风教育下,日召绝不允许团藏这么毛毛糙糙的,尤其是这个时刻,他对团藏的要求更高。

    团藏被日召一喝,心中有再大的疑问,也只能暂时压下。退出去,敲门,得到允许后再进门,行礼。

    他现在迫切的需要一个有政治智慧的人,帮他一起分析这里面的内情,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疏漏。里面发生的事,除了至亲,谁都不可以告诉。

    柱间智慧不行,水户却绝对可以。水户可是漩涡一族的公主,虽然在人力柱和封印术方面的造诣太过耀眼,但扉间知道他的这个大嫂在其他方面也绝对不弱,只是身份限制,让她只能隐身柱间身后,不然过多的干涉千手一族的事务,只会激发千手一族和漩涡一族的矛盾。

    而且扉间需要拖住柱间一段时间,让志村日召的计划得以完成。所以扉间就和柱间一步步向家走去。扉间装作思考的样子。柱间习惯了不打断扉间的思考,而且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不适合讨论机密事务。

    在来说团藏,在电光火石间,就被擒住。还没想明白什么事,就又被从忍者学校压到了退役忍者再就业安置处。只见这里被团团围住,如果一开始心中还抱有一丝侥幸,认为是误会的话。现在已经可以打消这种幻想了,一定是家族出了什么大问题。

    问清楚家主所在地,团藏也不等人带路,一路飞奔去了办公室,一把推开房门:“叔叔,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柱间从就以大哥的身份照顾着扉间几个兄弟。扉间也很尊重柱间。但是,两个人终究不可能想法完全一致。

    以前,柱间是家主,所有的决定都由柱间下达。扉间也习惯了出谋划策,最后柱间下决定的模式。在柱间退隐之后,扉间登上火影之位,可以直接调用木叶和千手家的资源。已经不需要事事通过柱间了,反正柱间以前也不管事,都是扉间在干。现在扉间直接去掉了头上名义上的枷锁,也有一些不一样的想法被释放了。

    “应该没事了。”扉间依旧双眉紧锁。直觉告诉他,太过顺利就解决的事,往往没有表面的那么简单。但是不管怎么说,人还是顺利的解救出来了,中间再有什么谋划,也不会太严重了:“大哥,我们先回去再说吧。这里不适合说话。“

    扉间驱散了周围的人群,但是并没有撤销警戒力量,也不允许其他人进去。同时让人把还关在学校的团藏送进去。

    一,一股直属于火影的力量,这太让人垂涎了,值得一试,扉间完成木叶忍者的混编,不就是为了从木叶各族夺权么,现在有这么一股力量,比混编部队更加听命,简直太让人心动了。这也是最有说服力的礼物。

    二,对扉间的暗示,你太依赖柱间了。这类话志村日召提到了两次。

    有时候让人动摇的,不是长篇大论,而是这种毒蛇一样的一两句话。初听之下好像没什么,但是在不经意间就入了你的耳,然后还会在往后的日子里,时不时的跳出来啃食你的心。

    在柱间面前,扉间做不到撒谎。最单纯的人,往往对身边的人谎言,有着直觉般的判断力,我不需要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就是能感觉到你在骗我。而且战斗能力越高的人,越相信直觉。柱间和扉间又是从一起长大的,彼此太过熟悉了。

    志村日召那一系列的内幕,确实让人震惊,但是还不足以影响扉间的决定。真正让扉间下决心去配合志村日召完成计划的原因有两点。

    当扉间带着被绑架的家主们,从庭院内走出来的时候,周围几乎已经被闻讯赶来的各族族人围满了。

    一见家主脱离了危险,所有人立刻围上前来。检查有没有受伤,身体内是否还存留了隐蔽的禁制和毒药。直到发现似乎只是吃了限制查克拉的秘药,身体上有一些被捆绑的痕迹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损伤,才放下心来。

    “怎么样了,扉间?”柱间虽然知道扉间的能力,但还是忍不住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