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6.被误导的团藏

作品:《合理发展的忍界

    忍者就是纪律与服从,你一定要服从扉间的命令,才能有机会掌握我给你留下的那只力量。

    志村日召还留下了最关键的一句提醒的话:你想通了,就有成为火影的气量。想不通,你就老老实实的辅助火影吧。

    这句话是说,你想通了这一系列的计划,你就有足够的心智,去掌握日召留给他的后手,篡夺火影之位了。想不通这个计划,老老实实辅助火影,有十家交给火影的力量,火影要顾及这份功劳,也会好好对待你的。

    团藏完全理解错了,从此走向了另一条道路。

    忍者就是欺骗,我说的话就是为了欺骗扉间的。

    忍者就是铁与血,忍者的世界就是力量与牺牲,为了家族的利益,献出生命也无所谓。

    水户静静地摇着扇子,直到团藏捂着脖子坐起身来:“团藏,你醒了。”

    团藏一个机灵:“水户大人么?快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日召没有告诉你么?他一点都没有和你说什么?”水户不动声色的试探着。

    “是的,水户大人。”团藏一边答应,一遍心中暗暗想:“果然是这样,能对叔叔这样的强者下幻术,凶手一定就是宇智波一族。只有他们的写轮眼才能做到了。千手家有柱间大人在,不允许我复仇,所以才会欺骗我啊。只有铁与血,只有打造一支有纪律的部队,有我自己的势力,成为火影,才能向宇智波复仇。叔叔最后说的话一定就是这个意思。”

    团藏,就在水户和志村日召都隐瞒了相关信息的情况下,完全脑补偏了。

    志村日召为了不被扉间发现破绽,所以不能和团藏说的太明显,留下了三句符合志村家老一代忍者残酷风格的暗语,让扉间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多想。其实这三句话是有别的意思的。

    “为什么要让团藏出手?“团藏是接受扉间和柱间教育长大的,和柱间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柱间不能忍受团藏被这件事毁掉了。

    “那不是扉间的决定,扉间也没想到,是志村日召自己下的决定。你了解扉间的,他再怎么冷酷,也不可能把团藏派去做那样的事。”

    柱间心头一松,总算是没有彻底失望,确实,扉间的性格做不出那样的事:“那团藏怎么办?”

    “叔叔只让我问扉间大人,说扉间大人都会告诉我的,还有就是说我以后就是家主了。”至于什么忍者就是欺骗,忍者就是铁与血,忍者就是纪律与服从之类的话,团藏知道不符合千手家的风格,下意识的忽略了,就什么都没说。

    水户观察着团藏的表现,发现他眼神没有什么闪躲,也就相信日召死前没有给团藏说什么计划。不然团藏不可能那么坦然:“你叔叔遭遇了不可抗的强敌,被下了幻术,才会做了错事。你不要多想了,现在千手家好好休息吧。”

    “那就叫暗部吧。我实在不会欺骗团藏,我还是去和扉间聊一聊吧。团藏醒了,你安慰安慰他,不能让这个孩子毁了。”柱间去找扉间了。水户不担心扉间露出破绽,扉间本来就是个少言寡语的人,柱间不问,他也不会多说。

    现在水户要去补上计划的最后一环,也就是团藏。在不能抹除掉团藏的情况下,她要知道志村日召最后时刻到底和团藏说了什么?再决定如何对待团藏。

    “那十个人有必死的理由么?”柱间还是无法释怀。

    “是的,有必死的理由。”在水户看来,谋算他的丈夫和丈夫的兄弟,那就应该死。但是其实和柱间说的不是同一个事,柱间是问叛乱该不该死,水户回答的是算计火影该不该死。

    柱间想了想:”可以,但是绝不允许再有人流血了。“

    “之前有一些人在叛乱中,伤害过别家的忍者。处理不好,以后恐怕会有矛盾。这样吧,就让扉间单独成立一个部门,隶属于火影直接管辖吧。成员都带上面罩。就不要让别人认出来了。也算是让参与叛乱的人赎罪了。”水户这是顺水推舟。

    扉间要接收那一批人,用已经全部处决做遮掩,也不太妥帖,万一以后被人认出来了,怎么解释?只要有一天还在出任务,只要被总有被识破的可能。现在说戴罪立功,也迎合了柱间的不杀心意。

    水户想了想:“既然日召没有把真相告诉团藏,我们也不要说吧,与其让团藏记恨大名,闹出更大的祸事,还是不要让团藏知道了。封锁消息,对外就说十家家主遭遇了不可抗拒的强敌,全部中了幻术,才会做下错事。”

    水户为什么不把她和扉间的推测告诉柱间,还是没有证据啊。与其告诉柱间,扉间为了权力,坐视十个人死亡,还不如将错就错,坐实了十个人就是死于叛乱。至于志村日召栽赃大名的说法,不论是不是真的,都不能流传出去,不然矛盾就要进步一升级了。至于团藏以后会不会知道。志村日召死前都没有告诉团藏,难道留个后手过两天偷偷跑来和团藏说么?至于以后,如果团藏真的发现了真相,恐怕也不会有心思找大名的麻烦了。

    水户走到医舍外,示意柱间出去说,不要吵醒了团藏。

    “你和扉间究竟在隐瞒什么?”柱间强压着怒火走出屋子,放低了声音。在此一刻,柱间不再是那副不着调的样子,完全恢复了霸绝天下的气势。

    但是水户却没有被柱间的气势压倒,只是温柔的说:“他只是做了一个火影应该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