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65.参观

作品:《合理发展的忍界

    正式的会晤,是属于扉间和火之寺方丈的内部交流,大体内容不用参与,猜猜就知道。

    不外乎就是扉间通过火之寺的门路,了解了解火之国的高层的人事变动,主流派系对于忍者的态度如何,哪些人是真心亲近木叶的,哪些人是墙头草两边倒的,还有哪些人是坚决抵制的。

    然后拿个小本子记下来,回去再开会讨论,研究研究什么人需要敲打,什么人需要弄死。

    木叶虽然在大名的都城肯定埋伏了自己的人手。但是绝对不会太过于靠近权力中枢。大名本身就是对木叶怀有戒心,自己也掌握了一只木叶之外的武装力量。对外强不强力不好说,但是头号假想敌一定是木叶的间谍。

    三天搞一次摸底,五天来一次排查。效果怎么样不知道,大名手下的人反正都有不同程度的精神衰弱。晚上老做噩梦。

    一旦木叶的间谍被发现了,会被秘密处决。大名不会声张,木叶也不会承认。表面上不至于撕破脸皮,但是明年木叶的经济援助和任务量就要下降一个水平了。

    和尚不一样了,忍界虽然信奉的种类比较多,号称八百万鬼神。但是死后却是统一要上极乐净土的,这时候,就需要到寺庙请和尚为死人起个法号,否则,佛祖是拒收的。这听起来很合理,不过起法号可不是白起的,通常一个名字很贵。

    当然,也可以豁出去了,说我就是不爱上西天,也不要什么法号。得,那也可以。但寺庙有个规矩,您不是佛教徒,就不卖给您墓地。墓地的价格,你懂得。墓地基本都是寺庙在经营的。

    所以不管身前的信仰如何,对和尚都是很客气的,贵族隔三差五还会去找各地的大师联络联络感情,解解惑,去佛国预定一个期房之类的。

    大师啊,你看,我这个大名做的很辛苦,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吃完继续睡,睡醒继续吃,还要防备手下和木叶造反。活的这么累,大师你给我开解开解。

    大师说,要不,你把大名之位让给我吧。

    长田跟着谢野去参观旅游景点去了。谢野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属于火之寺少有的健谈之人了,没想到长田不按套路出牌啊。

    “谢野大师,请问你们火之寺要养活这么多人,过的很拮据吧?”长田睁着萌萌的大眼睛。

    “哦,这位小施主,有一些的善信会给一些香火钱的,而且僧侣不需要太多的钱,够用就行了。”怎么说,难道说忍界的和尚很富裕,每天吃的溜光水滑,还可以娶媳妇?还是要风轻云淡一点的。

    (ex){}&/  不要以为读过书,流氓就不是流氓了。长田本质上还是个俗不可耐的社会小青年。虽然偶尔附庸风雅的念几句诗,让他写,就万万写不出来了。

    文化素养体现在三个境界,最高境界是,能作诗,把现实的景物融入感情,引起人的共鸣。中等层次就是能背诗,让人看起来还有那么一点水平。

    长田就是属于最下一层,看了半天,憋出几句话:“火之寺啊,你真大。山上山下都是花。”完了。

    来都来了,到处看看吧,你说这地方,怎么连个卖肥宅快乐水,和烤肠茶叶蛋的地方都没有,差评。算了,还是回去躺着吧。

    一回到火之寺,就有僧侣说扉间和主持在等他。

    长田心中咯噔一下,完了。

    果然啊,果然啊。健谈的和尚都是修为不到家的啊。你看有德高僧哪个是话多的。自己怎么就管不住嘴,随便聊两句就冲着谢野胡说八道呢。

    谢野当时看着要生气最后又憋回去了,原来是跑来告状了啊。这是标准的表面嘻嘻嘻,心里买买皮啊。

    长田被引路僧带着一路快走。一进门就果断跪下磕头请罪:“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扉间语气阴冷:“说,你犯了什么错。”

    “我不该和谢野大师说火之寺怎么创收搞外快。”这是谢野肯定会告状的事,瞒不住,果断承认了。

    “还有呢?”扉间知道长田最善于避重就轻,先用一件小事糊弄住大家,然后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我不该在僧正谷不动堂上刻字,还在牛若丸息つぎの水撒尿。(有道翻译是接气之水,或者鲜活之水,我觉得不对,原字奉上。)”

    “好啊,长田,我一没注意你又干坏事了啊。”长田往上一偷瞄,发现了主持面带惊讶又不失尴尬,愤怒而却又慈祥的表情。

    长田好像,又一激动,把自己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