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71.正重与正就

作品:《合理发展的忍界

    这天,长田走进教室,就觉得教室气氛很凝重。所有人的脸上都透着一股子悲色。

    “怎么了,兵卫。”兵卫他的全名是芥川十郎兵卫。由于太长了,所以长田一般喊他兵卫。以前,他总是和长田争辩,可以喊他十郎兵卫,或者芥川十郎兵卫,但是不要喊他兵卫。但是,今天,他也没有心思和长田争辩了。

    “正重被抓走了。”十郎兵卫压低了声音说。

    “谁?”长田怀疑自己没有听清楚。

    “正重,服部正重。”十郎兵卫又重复了一遍。

    长田首先想到的就是间谍,因为有过间谍绑架忍者学校学生的事情。

    但是服部正重是间谍?怎么可能。服部家是最早迁移到木叶的家族,给木叶立下了汗马功劳,甚至服部正重的父亲服部正成都为了木叶战死了。服部正重怎么可能叛变。

    而且不论是出于保密,还是对功臣后代的优待。都不可能闹得人尽皆知吧。

    “怎么回事?正重不太可能是间谍吧。”长田没有拍着胸脯说什么我用性命做担保,忍界秘术太多,被控制了也是有可能的。心理变态也太多了,谁知道是不是服部正重突然升起了什么奇怪的想法,脑袋一抽,就叛变了。

    “不是间谍,他哥哥抓的。”十郎兵卫脸上浮现出一种压抑的愤怒。

    怎么回事。服部正重有个哥哥,叫服部正就。在服部正成死后,虽然两个儿子年幼,但是手下多感念服部正成的恩德,扶持他的长子服部正就继承了家主之位。

    这个服部正就,虽然继承了服部家的权力,却没有继承与权力相匹配的德行。由于是出生在木叶,并没有经历过乱世,而服部正成又常年驻守边关,没有时间管教两个儿子。母亲难产死了。于是服部正成就变成了一个标准的忍二代,

    除了在政治上的不敏感之外,生活作风也很成问题。当然,这个年纪还没有能力乱搞男女关系,而是着重体现在他的肆意妄为上。

    本身作为一个小家族的族长,却弄出了大名的派头。对自己家的忍者,想打就打,想骂就骂。随意指派惩罚性的任务给上忍,而中忍和下忍就更不当人看了。

    扉间曾在闲聊中和长田说过,他这辈子最烦恼两个人,一个是宇智波斑,一个就是服部正就。

    (ex){}&/  在较量的过程中,正重的心中的愤懑也爆发了。把正就狠狠的击倒在地。关键是还是学校的训练场,有很多人看着。当时被老师制止了。大家也没觉得有什么,切磋嘛,忍者学校每天都有。

    正就回到家,越想越恨,心中还升起一种恐惧,正重越厉害,那以后会不会来暗杀自己,谋取家主之位。那自己怎么抵挡。家族的忍者,看来也是不会支持自己的。

    他就没有想过缓和关系,改变自身的作风。而是想着,利用家主的权力,先下手为强,把正重抓回来,折磨死。

    注意,他没有想过直接杀掉正重,而是折磨死。这是因为正重让他丢了脸了,孩子脾气发作。

    这不是小说动漫中反派降智玩弄主角。而是这个正就,本身年纪就不大,身边的忍者也是离心离德,更也不会提醒他下手要果断,杀掉恩主的另外一个儿子。这也就给长田营救正重创造了时间。

    教室里的其他同学脸色不好,除了一种同学之间的情谊之外,还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都是家族子弟,都是不受重视。今天正重的惨剧,会不会在他们身上重演?

    接下来的一上午,长田都过的浑浑噩噩的。他本身在修炼了金刚体魄之后,在刻意追求心境的圆融。另外一方面,天性使然,也见不得这种惨事发生。

    一咬牙,干了。

    可是怎么干,又是一件极为烦恼困难的事。

    扉间不好直接出手敢于,因为这个事,不光是小孩子的打架了,家长互相道个歉就完了。还涉及到了家族内部权力斗争。

    从火影的角度,也不能直接帮助旁系,打压家主啊。那还不翻了天了,一切都是火影说了算呗。其他家族会入场。把事情推向另外一个更严重恶劣的境地。

    维系主家的领导地位,和分家的从属关系,千手家内部也是存在一定争议的。

    所以,这个事情要换个方向来搞。长田中午,把所有的同学都召集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