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73.搞事情

作品:《合理发展的忍界

    对忍者学院的学员,长田和盘托出,我们就是为了救同学。如果今天同学都不救,那么上了战场,还能指望谁来救你。

    但是,对外,喊的口号就不能是这个了。因为严格来说,拯救同学,是属于学员们的私人情感。我可以理解你,甚至你豁出性命来个劫法场什么的。我可以翘起大拇指称赞一声好汉子。但是我没必要参与啊,与我无关啊。

    要吸引更多人参与,那么就一定要说明这个事,和每个人息息相关。

    所以,当整个忍者学院的学生走上木叶的街头,打出的横幅是:“抗议黑恶势力干扰忍者学校的正常教学生活。”

    其实正就是在被打之后的第二天,才在放学后,指派自己的忍者随从把正重压走的,并放言要弄死正重,所以才会闹得人尽皆知。

    被打的那一天没事,所有人都认为这个事过去了。但是当事人不这么想,人心里有事,那心就会变得特别的敏感。

    正就到了学校之后,看什么都不对了。

    走到教室里,同学们在说笑,正就就怀疑,是不是在嘲笑我啊。

    老师正常找正就回答问题,正就也怀疑,是不是昨天的事在学校传开了啊,所以老师特别关注我啊。

    几个同学在互相吹牛皮,我多么多么厉害啊,正就也觉得特别刺耳,这是不是专门说给我听的啊。

    最刺激他的事,就是有人和他说昨天他被打败的时候是怎么怎么惨,把他夸张的形容了一遍。

    本来就是孩子之间找乐子,开玩笑,正好戳到了正就的痛处了。放学就叫家臣把正重压走了,还放言要弄死正重。心想,你们不是都看不起我么,我今天就弄死正重,让你们都瞧瞧我的厉害。所以才闹得人尽皆知。

    第三天早上正重没来教室,众人才觉得不对了。

    正就就是再白痴,也不会在学校里动手,那么多老师,会让他这么乱来么。放了学,那就管不着人家的家务事了。忍者学校的老师,本质上还是个忍者,没有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精神。懒得调节别人的家庭纠纷。

    长田这里混淆了一下概念,突出了正重忍者学员的身份。把正就说成了黑恶势力,把家庭纠纷,夸大成了干扰忍者学校次序。也就是传说中的,扯大旗,偷换概念,扣帽子,歪曲事实。

    (ex){}&/  又不能照看正重一辈子。那么就只能敲掉正就的家主之位,才能一劳永逸了。

    往大了搞的手段也有。

    比如,派人造谣说,服部正成临死前,是指定正重继承家族的,但是被正就伙同他人篡改了遗命,谋夺了家主之位,这样,就对正就继承的合法性产生动摇。

    或者,就说正就是个废物,压根没有忍者才能。当不了忍者,还怎么能统领一个忍者家族。

    再搞大一点,就说正重发现了正就有参与十室之乱的证据,正就要杀人灭口。要证据还不容易找么,没有,编一个总会吧。

    直接弄死正就不太可能,但是有扉间的配合,把正就从家主之位上推下来还是可以的。然后在服部家找个人暂代家主,正重一毕业,再把家主传给正重。

    但是不能这么做啊,到这个层次就已经可以了,过尤不及。把正重解救出来,逼迫正就学校生涯不再对正重出手,就是能做到的极限了。

    哪怕正重脱离服部家,也是值得的。正重一毕业,立马去暗部,面具一戴,正就就算再想用手段,也找不到人了。正就的手段还能伸到暗部去么。

    真要把正就拉下家主之位,也只能暗暗谋算。带着一大帮人逼宫,那是绝对不会成功的。

    这性质,就从请愿,变成了造反了。现在队伍里的成年忍者立刻脱离。所有一年级的学生都会反水,二年级的学生被家族强行押回。木叶所有家主都会立刻逼迫扉间,处死长田。

    就算侥幸成功了,开了这个坏头,各家怎么看自己的旁系子弟,会不会逼迫的更狠了。

    用这么多人的未来,换正重一个家主之位。长田干的出来这种事么。

    所以长田,领着一群人在木叶游行了一圈,始终控制着队伍的舆论,不向更暴力的方向发展,并拜托队伍中的成年忍者,一旦有人展露出任何过激举动,立刻拿下,隔离出队伍。

    闹得整个木叶都知道这件事后,长田率领队伍来到了服部家的族地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