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75.下克上

作品:《合理发展的忍界

    当正重被服部光秀抱出来的时候,所有人的愤怒又上了一个台阶。

    家族惩罚忍者,抽几鞭子都是很正常的,但是用烙铁在脸上烙字,就太过分了。

    除了忍者学校的学生,在场都是有经验的忍者,自然看得出,正重身上有鞭打的痕迹,但都是皮外伤,看似血肉模糊,其实只是破了一层皮,对筋骨没什么损伤。这证明,鞭打正重的忍者,留手了。

    连鞭打都会留手,那么又怎么会采取烙铁这种手段呢。会这么干,应该是正就下达的命令,甚至可能就是正就亲自动手了。

    你别看我们现代人,随随便便就能说出点什么老虎凳,辣椒水,掀指甲盖,之类的酷刑。那是现代传媒的威力。

    正就他是真不知道其他的刑法了,不然正重熬不到这个时候。

    你想啊,一个四岁的孩子,谁会教他这种黑暗的手段啊?

    服部家的家臣不会教,教了指不定第一个就用到自己身上了。

    忍者学校倒是会教,但是那是高年级之后的内容,还是粗略的了解。

    除了以后有志于向木叶拷问部发展的人士,忍者学员可能要毕业以后跟了带队忍者,出任务。才会有上手实践,或者被上手实践的机会了。

    正就是真不知道其他的手段啊,但是烫,他是知道的。吃饭啊,喝水啊,被烫到的滋味,他是知道的。

    而且专门往脸上烫,他想的是:“正重啊,正重,你在那么多人面前让我没面子,我也要让你丢丢脸。干脆,烫烂你的脸。”

    小孩子,有的时候,他不知道善恶。就知道这么做好玩,能让我解气。

    但是忍者们懂啊,这个孩子,他怎么这么恶毒啊。忍者身上有点伤那是正常的,但是脸上有伤,那就影响忍者一辈子啊。

    首先,一些需要潜入,伪装类的间谍任务做不了了。一看脸上这个样子,肯定不是好人啊。化妆之后也肯定有点不自然。就算忍者会变身术,变身术也不能一直维持啊。

    对忍者的实力,也会有影响。人体的任脉,督脉,膀胱经,胆经,胃经,大肠经,小肠经,三焦经。都经过面部,对以后查克拉的生成是个破坏。

    再举个直接一点的例子,火遁类忍术大多都需要从口腔喷出火焰。大家尝试一下,鼓起腮帮子吹气,和腮帮子不能动,哪个吹气风力大。

    扉间收敛气势,初步检查过后,吩咐身边的暗部“来人,把正重带去木叶医院。”

    气势,是无差别杀伤的东西,能针对一个人释放,而让周围人感觉不到,那叫大气魔法。

    在正重出现的一刻,扉间已经撤去了气势压迫,不然虚弱的正重可能直接就伤上加伤,当场去世了。

    同样,得到释放的正就这会儿又跳出来了,他已经有点歇斯底里了。

    扉间的命令,是忽视了正就下达的。正就认为他作为家主的尊严又一次被践踏了。孩子,最怕的就是被当孩子对待。

    他冲到正重的身边,却被医疗忍者们隔绝在外。医疗忍者虽然说相对战斗型忍者来说,更专注于医术,但就算成年人的力量,也不是正就可以撼动的。

    正就发疯一样的厮打起来,嘴里高喊着“我才是服部家的家主,我不同意,谁敢把这个小杂种带走。”

    服部光秀突然走上前去,拉住了正就“够了,家主大人,他是你的亲弟弟啊。”

    正就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亲弟弟?你这条老狗,到底是效忠的谁?我们服部家,就养出了你这样的臣子么。”

    抓住光秀的手就是一口,直咬下了一块肉。咀嚼了两下,又吐在地上。那狠厉的样子,完全把在场所有人都看傻了。

    正就看到周围人都被自己吓到。满意的哈哈大笑。

    光秀完全可以控制住正就,但是他没有。看着满嘴流血,宛如厉鬼的这个孩子,不相信这就是他当年一手把这个孩子扶上了家主之位。

    再看看担架上面目模糊的正重。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苦。倒退两步,坐在地上,放声痛哭。

    医疗忍者回过神来,眼神请示扉间,怎么办?扉间示意先把正重抬走,顺便给服部光秀包扎一下。

    服部光秀却推开了医疗忍者。跌跌撞撞得冲到扉间面前。

    “扉间大人,我们犯了一个错误,请扉间大人做主,废除服部正就家主之位吧。”

    一言既出,全场皆惊。忍者,是以服从为根本要求的,上下等级森严。

    现在居然闹到求别人废除自己的家主。正就也是伤透了这位老臣子的心。

    正就眼珠充血,从刃具包中掏出一把苦无,嘴里念叨着:“你这条老狗,你敢背叛我,杀掉你,杀掉你。”

    不断重复着杀掉你,然后踉跄着向光秀奔来。半途就被警卫部队控制住了。手腕一扭,夺去了苦无。

    服部光秀只是悲痛的看着眼前的孩子,再也不会像之前无数次那样维护自己的家主了。

    他站起身来,冲着服部家的所有人喊道“我们犯了一个大错误,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是背负不起服部家的荣耀的啊。服部正就,就是一只仰仗着身份乱吼的彘狗,完全没有继承鬼服部的资格啊。”

    他举起缺了一块肉的手臂,任由鲜血顺着手臂流淌到胸襟上“再这样下去,服部家就完了啊,服部家的所有人,你们要看着服部家完蛋么。”

    正就虽然被限制了行动,但是他还能听,还能说话,就更加疯狂的诅咒,谩骂,恐吓着所有人“光秀,你居然敢煽动人来背叛我,我用家主的身份命令你们,杀掉他。还有谁敢背叛,一起杀杀杀。”

    却是到这个地步,还看不清形式,也是傻到一定地步了。

    再也没有人理会这个熊孩子的话语。服部家的人,一个个走出祖屋。跪在扉间面前,请求扉间废除掉正就。

    按照道理,扉间并没有废除一族族长的权力。但是到了这个地步,服部家已经要下克上了。

    如果扉间再不控制住局面,服部家可能就要发生更大规模的流血事件了。

    就算正就再混蛋,也还有那么一小部分人支持他的,不论是出于服部家正统支持,还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

    一旦正就被罢免家主,这些人势必遭受清算。以服部光秀为首的一群人,有那个耐心一一分别谁是顽固派,谁是造反派么。势必就会造成流血冲突。

    最后,正重就在昏迷中,成为了服部家的家主。

    顺便说一句,正就带领着一群继续支持他的人离开了木叶村,去投奔他做商人的外公去了。

    在忍界,下克上,那是能不杀,就尽量不杀的。囚禁也好,流放也好,总之就是不能杀。不然会被认为是没有气量的表现。

    这样得来的位置,也容易被别人夺走。这点和我们常规的习惯不同,我们认为斩草除根是正常的。历朝历代都是,哪怕当时不杀,还封了个安国公之类的称号,但是事后,你听说过这种亡国之君有子嗣存世么?史书上又记载了多少个暴病身亡?

    鲜有例外的。忍界相反,被下克上的君主,除非当场战死,基本都能寿终正寝。当然事后继续作死的不算。

    至于为什么不囚禁正就,不是怕正重报复,是怕正就自己找死,再闹出点事来。

    扉间倒底还是对服部正成还是有情义。把正就赶的远远的,至于他会不会再回来报仇。那就没有办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