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80.长田版来迎千手杀

作品:《合理发展的忍界

    “扉间,这个来引千手杀,好像不对劲啊。火之寺这些年改过了么?”柱间捅了捅扉间,小声的说。

    在比赛的时候,不是当事人,旁人观看,除了呐喊加油,是不应该提醒当事人的。这是基本的道德。

    而且为了培养学员的读取战场能力,也最好不要当场戳穿对手的作战思路。过度的帮助也不是好事。上了战场谁还能来帮你讲解么。

    但是柱间实在忍受不了心中的好奇,所以压低了声音偷偷地问。

    扉间头疼的按住了眉心,他让长田打的好看一点,是让长田展示一下他对于时机的把握,忍术的套路运用,这他最后一个月都和长田介绍过的啊。怎么长田玩的完全不一样啊?

    “大哥,你继续看下去吧。”

    “五郎,这个招数你没见过吧。这是我前一阵子去火之寺修行,火之寺的大师交给我的秘传啊,用查克拉形成千手观音,做出隔空的超高速攻击。这样,就可以克制你的长枪了。”

    长田知道伴与五郎不是会背后偷袭的人,所以甚至毫不遮掩的转过身子,让五郎看他背后的手臂。

    “哦,这么厉害的招数么?但是,我是不会害怕的。长田,我要上了。”五郎一震长枪。等长田转过身来,就是疾突而上。

    “来迎,千手杀。”长田爆喝一声。食指和中指猛地,从竖起变成放下,所有手指交叠扣在一起,已印。

    背后的手臂纷纷脱离身体。向着五郎轰了过去。

    长枪之术,最怕碰到这种以力压人的大面积攻击。就算长枪刺击,可以击穿一点处的拳印,那么大的查克拉拳头,其余部分也能攻击到人了。而且最大的可能就是,长枪只刺入一点,就直接被崩飞了。

    所以,伴与五郎采取的方法就是躲,不要与拳印接触。

    他不相信这么大的查克拉消耗量,长田可以释放多久。而且他常年练习枪术,身形敏捷,正版的来迎千手杀躲不过,长田版的还是没问题的。

    只是虽然躲的过拳印,但是也被长田牢牢压制在一定距离之外,越靠近长田,拳印越是密集,伴与五郎也攻不进长田的身侧。

    其实伴与五郎的体力消耗也很大,真正的战斗,除非抓住敌人的破绽,或者实力远远超越敌人,不然绝不会采用短时间高爆发的手段。那样肌肉高速收缩释放,,人的体力和精力消耗都大。

    就好像街头斗殴,老实人逼急了也会一阵王八拳,但是抡完了马上就没力气了,就只能任人宰割。

    高手一般都会趁着战斗的间隙,放松一下。也就是常说的,回气。

    但是长田的高速拳击,就是逼迫着五郎没有回气时间。短时间内做出大幅度的肢体运动,快速丧失大量体力。

    好比人慢跑可以跑个几十分钟都没事,但是往返侧跳几分钟就不行了。

    伴与五郎连续爆发,变向,很快,就变得气喘吁吁。但是,心中的疑惑也越来越大,这个破风声,好像不对劲啊。

    但是一直处于神经紧绷状态,他没有精力去思考这个问题了。

    幸好看到长田背后的手臂越来越少,他才继续坚持下去。

    周围的人早就看出不对劲了。火之寺秘传只有这点威力?不可能吧。

    只是火之寺的僧侣地位崇高,一般不与人动手,众人除了千手家,也没有见过啊。只几个打开了写轮眼和白眼的人。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直到长田背后的手臂都发射完了,伴与五郎终于可以停下来好好思考了。

    “你这个,招数,不对劲啊。”五郎气喘吁吁的问。

    “打赢了,我就告诉你。四妖拳法。”长田仰天怒吼了两下,脖子青筋毕露,脸涨的通红,浑身都快被汗水浸透了。

    “哈。”长田背后长出了两个手臂,整个人变成了一个四只手的怪物。

    所有的小忍者都被长田的惊人表现吓呆了,他们什么时候看到过这种恐怖诡异的忍术。场上的成年忍者,只是皱起了眉头,忍界什么奇怪的忍术都有,但是长田怎么学会的才是问题。

    这时长田缓了一口气,紧扣的双手食指又变成竖起相对,寅印。

    “一决胜负吧,五郎,让你看看扉间大人交给我的终极奥义。”

    扉间痛苦的遮住了脸。不是我教的啊,真不是。你们别看我啊。

    长田两只手臂掏出两把苦无,向着伴与五郎冲去。

    “来吧,长田。让我见识一下终极奥义。”五郎意志顽强,即使在体力大幅消耗的情况下,也依旧保持顽强的作战意志。

    只是,影视剧的一般定律就是,反派往往死于主角爆发的一下。只要不放嘴炮,给对手喘息的时间,慢慢压制,一点点的放血,反派,也是会有胜利的时候的。

    呸,长田怎么可能自认是反派。但是道理是一样的。

    五郎终究是没见识过这种猥琐的打法。长田两只抓着苦无的手死命格挡,甚至试图抓取自己的枪。另外两只手则绕到身前,向着自己的裆部连续狠戳。

    大多数体术,都要求重心稳定,但是裆部被攻击,五郎怎么可能保持不动,下盘一乱,手上动作就更乱了。终于被长田抓到机会。抓住长枪,把苦无顶在了脖子上。

    “长田胜。”千手毅宣布道。

    长田放开五郎,一屁股坐在地上“可累死我了。”

    五郎也坐到了地上“喂,长田,你那个招数,到底是怎么回事。”

    “让我,让我喝口水。”长田挣扎着向扉间方向走去。被扉间一把揪住,另一只手顶着长田的太阳穴用力钻啊,钻啊“快说,这种猥琐的办法是谁教你的,不要污蔑我。”

    “雅蠛蝶,水户大人,快救我。”长田嘶哑着嗓子喊着。

    水户都笑的不行了“扉间,快放开他吧。长田,到我这来。”

    “是,大嫂。”水户说话,扉间还是要听的。

    水户帮长田整理了一下衣服“快说说吧,大家都很想知道怎么回事啊。”

    到这时,很多成年忍者其实已经看出来了长田的伎俩了。但是看出来,和当事人亲口说出来,是不一样的。肯定没有当事人说的详细。而且当事人思维过程,对其他人,也是有启发作用的。

    而忍者学员们,除了有写轮眼和白眼的,估计能猜出一个大概,其他人也是看的稀里糊涂的。

    大家也想知道长田全盘的考虑,纷纷附和

    盛情难却,长田灌了口茶,缓了缓气。

    “其实,从头到尾,我都只用了一个分身术而已。”

    “什么?不可能!!!”

    “怎么可能是分身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