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81.分身术的骚操作

作品:《合理发展的忍界

    长田想了想“从哪说起呢?这么说吧,你们看到过失败的分身术么?”

    “失败的分身术,不就是会分出一个软趴趴的影子么?”这个谁都见过,毕竟一次就成功的人还是少数。

    “我说的是再失败一点。”长田挠了挠头,自己真不是个天才啊,学习分身术,也失败了好多次啊。

    “再失败一点,就是分身出不来吧。”

    现在的孩子都怎么了,要么就是完全不行,要么就是直接走到成功的终点站。就没有像我一样成功一半的么?

    虽然不是很想把自己的糗事展露出来,但是为了大家能听得明白,长田决定豁出去了“我想说的是,大家有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就是分身分到一半卡住了。”

    “卡住了?什么意思?”还能这样?

    长田继续解释“一般我们用分身术,要结未-已-寅,这三个印,未印,凝集查克拉。已印,把查克拉分离出体外,寅印,在体外维持住查克拉,形成一个迷惑敌人的幻影。这就是分身术的一般步骤吧。一般这几步练熟了,分身术就成功了。”这些知识还是柱间最早告诉长田的。

    “如果反过来想,我干嘛要想着让忍术成功啊,让忍术失败不也挺好么?

    “让忍术失败?”这是个什么操作?所有人都被长田的脑洞惊呆了。

    “如果只结第一个未印,而延迟结第二个已印,就有可能造成查克拉不能完全的分离出身体对吧。”

    确实是这样,但是谁会去想着怎么让自己的忍术失败啊,就算失败了,也赶快想想失败的原因是什么,我下次赶紧改正。

    顺着错误的道路继续往下走,直到把南墙撞破,长田真是古今第一人了。

    “而变身术的只有一个印,也是未印,也就是说,我完全可以在分身术的第一步中,加入变身术的内容,把没有完全分离的查克拉,变成手臂的模样。我叫他,一印多用。”长田又结了一个未印。背后冒出了很多的手臂。

    “由于查克拉并没有离开身体,所以只要变化术用的熟练,这一步还是很轻松的。”

    一般忍者的手印,每一个,都要求有清晰的含义,这是对人的大脑形成暗示,让大脑完成一个一个的指令。

    就算是简化结印,也只是用身体记忆,让身体自然完成一部分结印的步骤。

    整体上,还是像程序一样,一步步的走,最终形成一个忍术效果。

    长田反其道而行之,一个未印,既然分身术会用到,变身术也可以用到。那我干嘛不结一个印,实现两个效果呢?

    这其实也就是东西方文化差异问题,西方研究问题,习惯于把一个大问题,拆成很多小问题解决。中国人习惯于把很多问题,归纳到一个体系下考虑,我是不是在别的地方看到过类似的情况啊,能不能借鉴一下啊。

    比如阴阳两个字,就可以概括天地间万事万物的变化规律了。那么一个未印,也可以用来完成很多忍术。

    就好像一个电脑cpu,只要速度够快,不是即可以下载电影,又可以玩游戏了么,不耽误啊。

    那么为了完成一个分身术,一个变身术的效果,一般人就是未-已-寅,完成分身术,再结一个未,完成替身术。或者先完成替身术,再完成分身术。一共需要四个印,中断一次。

    长田就是只结三个印,让未印抽个小空,加点变身术的内容,不中断继续完成分身术。

    他本来就是要慢一点结第二个印,让分身卡主。所以不担心两个忍术共同施展会导致忍术效果失常。也不追求速度,才可以这么玩。

    “而且,我最近去过火之寺,我说来迎千手杀,五郎肯定会以为我确实是用的是火之寺秘术吧。我还特意转个身让他看清楚。其实就是为了误导五郎啊。不要说五郎了,在场的很多人,只要没见过来迎千手杀的,都会这么以为吧。”

    “有意思的想法啊,长田,我也被你吓了一跳呢,还以为来迎千手杀改进了呢。”柱间是真的为长田这个想法叫绝。他确实见过来迎千手杀,所以他比其他人被误导的更深。这叫灯下黑。

    “那么接下来呢,长田,那个到处飞的效果呢?“五郎当时没有余力去想,现在打完了,再回想当时的情况,很多疑点就又浮上心头了。

    “分身术的第二个印是已,也就是控制查克拉脱离开身体。你冲上来的时候,我就变换成已印,就是让背后的手臂不断的快速飞出来。”

    “当了,我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查克拉,可以形成杀伤力。所以,那些拳头,都是只有薄薄的一层壳啊。”

    “那看似威力巨大的破空声,其实就是分身术消失的时候的声音啊。由于没有结第三个印,飞出去的手臂稳定性很差,飞一段距离就会自动解除。分身术这个东西,别的不行,消失的时候还挺响,还自带白烟,用来唬人正好。”

    “可是这时,你已经被我唬住了啊。根本不敢去碰触这些假拳头。只要不是那种变态,都不会选择和忍术硬顶。而且谁会相信忍术都有假货啊。我就顺势消耗你的体力了啊。”

    “这又有什么名堂?”扉间很好奇这又是什么奇葩想法。

    “这个叫忍术分段化,一个忍术不是说越快放出来就越好的,利用忍术不同阶段的不同效果,不是也可以干很多事了嘛。就好像上次我们去做好事,扉间大人换水其实只要水龙弹的开头部分,根本不需要完整释放水龙弹啊。”长田真是善于观察身边的事务啊。

    “你住嘴,不是说好了不说这事了么。”扉间恨不得自己抽自己嘴巴,瞎问什么,黑历史又被翻出来了吧。

    “可恶,居然被这种手段骗了,长田,如果这时候我不管不顾冲上来,你怎么办呢?”伴与五郎不太能接受自己被这种手段耍的团团转。

    “那就直接转入第三阶段啊,分身术的第三个印是寅,也就是体外维持。那个四妖拳法,其实只有我的两只手确实是真的,背后那两只,就是我利用刚刚剩余的查克拉,做出来的假手啊。假手冒出来的地方,衣服都是事先留出了口子的,就是为了让手臂看起来像长出来的。如果你直接冲上来,那我就直接喊成白妖拳法就好了。“

    “不对啊,长田,你已经结了已印了啊,你的两只假手,是在你的假千手杀之后,才重生长出来的吧。我没有看到你重新结印啊。”

    “因为我双手一直都没有放开过结印啊,等于我一直在用分身术啊。只有分身术这种低级的忍术,对身体的负荷非常小,才可以持续不间断的释放。不过即使是这样,我也快支持不下去了,所以我吼的那两嗓子,一方面就是吓唬住你,让你以为我真长出了两只手,还有就是,一直维持忍术,确实太痛苦了。我释放一下。“

    这就是为什么长田说他从头到尾只用了一个分身术。

    中间长田省略了一点,就是金刚体魄养成的节约查克拉习惯,才能支撑他这么长时间的维持忍术。每一个飞拳,都是用最低消耗打出去的。

    ”结完最后一个寅,忍术就基本等于结束了,剩下的,就是利用身体操纵一下背后的假手了,这个只要攻击方向大概对就行了,不需要太精细,反正也是假货,我也可以腾出手战斗了。”

    “那你背后的两只假手,就是分身术做出来的幻想么?这有什么意义?还要费心操纵,被人家看破了不就没用了么。”实在不明白,费力做两个幻想干什么。

    忍者的分身,除了那种有实体的,一般都是一次性的,吸引完敌人的注意力就没啥用了。

    长田似笑非笑“没有用,那你躲什么?”

    五郎脸都青了“谁让你老冲我下面动手,我那时候不是不知道你是假手么。”

    “现在知道了是假手,你再设想一下,你还会不会躲?”

    “我当然不、、、、、、”五郎认真想了想,好像,我还是会躲开啊。

    没错,查克拉就是人精神能量和能量的结合,某种程度上,不就代表别的分身么。

    要是一触即破,那还无所谓。像长田那样,始终固定在身上,还不断往你的隐秘位置试探,你看破了又能怎么样,你能忍住心中的别扭,完全不在乎,算我输。

    真是卑鄙无耻的打法啊,在场所有人脸都青了。

    “扉间,这就是你教给长田的终极奥义么?”柱间楞楞的问了一句。

    “我都说了不是我教的。”扉间都快崩溃了。

    水户把长田往扉间那一推“打,狠狠地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