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84.训练场

作品:《合理发展的忍界

    每一个恐怖的故事,似乎都会发生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因为黑暗,剥夺掉人的视觉之后,会让人产生一种原始而又本能的恐惧。

    作为生物,自然的会去回避未知。因为未知代表着超出可控范围,代表着伤害。人与其说是恐惧黑暗,不如说是恐惧未知。

    当黑暗不能带给人未知的时候,反而会给人一种安心感。比如家里的卧室,相对于室外的阳光下,卧室就更让人放心。因为室外不可控的因素比卧室更多。

    长田现在就很想念自己的卧室。夜晚,就应该呆在卧室里好好睡觉不是么?睡眠不足,不光是女人的大敌,也是孩子的大敌。长田还在长身体啊。

    长田试图教会几个熊孩子,什么叫享受深度睡眠,什么叫平静比刺激更能带来愉悦。但是很明显都失败了。你们就做吧,年轻总是仗着身体好,胡搞乱搞,到三十岁,你们就知道什么叫保温杯里泡枸杞了。

    忍者本身就是压榨身体潜力,老的比较快,当你们一个个尿尿都湿鞋的时候,我,长田,依旧是一个风度翩翩的浊世佳公子。

    长田换了身颜色偏蓝的衣服,对着镜子照了照。嗯,穿着深色的衣服,果然又承托出我白皙的肌肤了。满意的走出了千手族地。蓝色好,蓝色符合我忧郁的气质。

    不要觉得忍者都是那种穿着黑色的夜行衣,然后蒙着脸的形象,那是不对的。需要伪装的时候,这种奇特的装束让人一眼就知道不是好人。

    而且一身纯黑,身体的轮廓在黑暗中会更加突出,还不如茶色,和蓝色的工作服。

    也不要觉得扉间整天安排人在长田身边监视着。不然为什么长田一有点小动作,扉间就知道了呢。那是正好有正重和正就的事情发生。扉间需要掌握学员们的反应。而且一大帮子人一起出动,这要是再察觉不到,不如撞死。

    像长田这种,晚上出门溜达溜达,难道还要特意安排个保镖么?长田又不是什么二代。

    在战场上,尽量不要敬礼,因为可能会被狙击手点名。保护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让人觉得你在重视他。

    长田要是带着两个保镖,再牵条忍犬,招摇过市,那才是找死。

    木叶村内部,还是相对安全的,大概几十年,好吧,是几年才会遇到一次针对本土的攻击吧。那些出门做任务的忍者,哪个不是一交代完工作,就回家蒙头大睡。只有整天什么都不想,埋头苦练,然后睡的饱饱的学员们,才会闲的发慌,跑来找什么秘密。

    “我都说了,妖怪的事是我编出来的,你们怎么还不依不饶的呢。”长田一度怀疑是自己的故事编的太好了,才让这群熊孩子升起了好奇之心。几个人商量了一下,组织了一个探秘小组,长田不幸被推举成了组长。

    毕竟事涉暗部,大张旗鼓的鼓动所有学生来挖暗部基地,和给自己挖坟有什么区别。所以时间选在了晚上,人员也不多。

    “长田,你不会是怕了吧。”犬冢纹扯着嘴角,用肘关节撞了撞长田。

    “怎么可能,我只是觉得,暗部做事,我们还是少参合的好。暗部放过了路顺,我们还找过去,就有点找死了。”

    这群小忍者不知道暗部的恐怖,长田可是知道的。虽然现在这个阶段,应该还没有到什么人体实验室的地步,但是暗地里的肮脏事肯定少不了。

    “你自己也说了啊,路顺都能被放过,那我们也更没事了啊,你就不想知道训练场下面藏着什么嘛?”

    这就叫熊孩子不打,上房揭瓦。暗部要是狠狠的抽路顺一次,估计就没这点破事了。

    “随便你们吧。”真是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问题是,长田还不能不参加。

    人生的良师益友,是知道前面是个坑,会拽住你,不让你往下跳。

    而最交心的朋友,是会什么都不问,陪你一起往下跳。

    既然上次搞事大家都一起了,这次长田明知道是个坑也得往下蹦啊,

    我长田·浩南。出来混就凭两点、一够义气。二兄弟多。明知道兄弟都是二百五,也得流着眼泪继续干啊。

    忍者学校,就建在火影大楼的旁边,没错,第二年,收到了足够的赞助费之后,长田终于不用憋在漏风漏雨的棚子里面上课了。忍者学校搬迁了,新校区就在火影大楼旁边,还挺大。

    有别于我们天朝的学校的部分是,忍者学校有自己单独的训练场,而且训练场还比较大。忍者毕竟还是一个重视身体,超过知识的群体。

    成年的忍者有自己的训练场,但是训练场都在远离居住区的地方。这很好理解,忍术的动静都比较大。万一来个误伤岂不是哭死。就算不误伤,那个噪音也会扰民不是么。

    忍者学校的学员,就不能和成年忍者共用一个训练场了。

    第一,训练场靠近森林,什么毒虫猛兽会跑进来。第二,就是太远了,万一遭遇到敌人,来不及救助,长田就是因为跑太远了,才会被绑架。

    而且都是小忍者。跑那么远,然后开始训练,体力一半都花在道路上了。

    忍者的训练,是不能修个400跑道绕着圈跑就完事的。

    很多人觉得,在户外跑步,比室内跑的累,就是因为户外的地形不像室内那么平整,室内跑步机上,你不需要担心脚下突然出现的石子的。高低不平的台阶,还有红绿灯。在户外,你就得时刻关注突发状况。

    同理,在平整的跑道上练出来的忍者,在野外就会很吃亏。所以学校的训练场很大,有树有水有石头,不会出现忍者因为器材不够,必须一队人练着,一队人看着的场景。那不是浪费时间么。

    “就是这里么?路顺。”

    “就是这里。我上次训练的累了,就在训练场边的教室里睡着了,然后醒来一看,就发现有暗部在这里倒土。他们还很凶的把我赶走了。“

    倒土,那就是土木建设啦。忍者,是有土遁忍术的,但是一般用土遁忍术改变地形,会造成很大的动静,尤其是在居住区。一震肯定被人发现啦。

    土遁的动静可不是用结界就能瞒得住了。到时候一户人家大喊,地震啦,全村都知道了。

    所以,如果是修建什么长久性的建筑,有保密要求,那么一般都修建在远离居民区的地点。如果一定要在居民区,一般还是会采取非忍术的人工挖掘。人工挖掘,这也就产生了废弃的土方需要处理的问题。”

    “这里,很寻常啊?”大家几乎每天都在训练场,还有什么不熟悉的。

    “辉,麻烦你打开白眼看一下,这附近有没有结界。或者暗道。”其实想想也不太可能有,训练场每天那么多学生在用,谁会把入口修在这里啊,到时候一个暗部出现,一下子人都没了,你当大家都是傻子么。

    这里又不是9又3/4站台。有麻瓜驱逐咒。就算释放了幻术,谁知道有没有愣头青小忍者一个跟头就栽进来了。

    长田之所以让日向辉打开白眼开一看,就是为了检查一下,是不是有什么通风口什么的,可以顺着通风口找到密室什么的。

    “白眼,开。”日向辉打开了白眼观察了一下四周。现在日向宏的的查克拉总算不是三秒真男人了。

    果然没有任何收获。

    “路顺,你不会是故意消遣我们吧。”犬冢纹也让耿丸嗅了嗅四周。狗的嗅觉再厉害,也不能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在训练场这种地方,分辨出哪个气息是陌生人的,哪个是自己人的啊,

    “才不是,确实有暗部在这里倒土。这种事,我怎么可能乱说。“

    “行了行了,没收获,大家回去睡觉吧。”这很符合长田的心意啊,没收获,也就没麻烦啊。

    “喂,长田,大家一起的行动,你不能不出力啊。”

    “出力?你们知不知道寻宝这种东西,要带装备的。”找个借口,把这个事圆过去,不是我不给力啊,是装备不好。

    “是什么刃具么?”

    “我带了松明。”也就是类似于我们看古装片,里面火折子一样的东西。

    忍者这种很多时候要求潜入窃取情报的工作,这种刃具还是挺多的。像是闻金,问外之类的。不要觉得动漫里什么都是忍术解决了。没有对应秘术的忍者就不要吃饭了么。

    “不是,这种地下工作,当然,最重要的东西是黑驴蹄子啦。不带个黑驴蹄子,你怎么克制地下的粽子。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知道么?寻龙诀知道么?”什么都不知道,你们盗什么墓。啊呸,找什么秘密。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我觉得你又在忽悠我们了。快说,不然我们就去找千手毅校长举报你造谣他到处撒尿的事。”

    麻蛋,你们果然都是一群翻脸不认人的白眼狼。

    “走吧,去忍者学校的地下室看看吧,地下室没有,那就早点回家吧。”长田果然还是妥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