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86.团灭

作品:《合理发展的忍界

    忍者其实也不是没有艺术细胞,只是忍者的审美是不是都用错了地方了?

    正儿八经的地方,那装饰是很少的。像忍者学校,喷泉,雕塑什么的一概没有,也没有摆点校训,名人名言。

    反而地牢,密室,墙壁上还得雕点花纹。这算什么?黑暗中的美丽么。

    这似乎预示着忍者黑暗的生活中,都有一颗闷骚,不对,是向往光明的心?

    几个人举着松明向前走。松明幽暗的火光,照着墙壁上的花纹越发诡异。

    白眼不得不说,真的是太便利了,也许在忍术方面并没有写轮眼那么犀利。但是在侦查方面,白眼自有其独到之处。

    日向辉打开白眼一会儿,就必须休息一会儿。这是为了保证辉的查克拉不会完全耗尽,没有能力应对突发情况。

    但是即使是这样,也帮其他人避开了很多麻烦。

    当然不是说没有白眼就没有办法前进了,但是无疑速度会很慢。

    比如,在不能制造噪音的情况下,忍者就不能用铁器敲击,去试探前方是否有陷阱。

    只能把重心放在后腿上,前腿用脚趾一点点的试探。这是很累人的,但也是不得不去做的。

    不要说密道了,老派忍者的房屋,都会有一些小机关。能透视,懂感知的忍者还是少数。一些小的手段,往往会起到大作用,保住忍者一条命。

    毕竟,在潜入暗杀的过程中,忍者没有办法直接采用忍术进行地毯式轰炸,那样不一定能杀死敌人,还会暴露自己的位置。

    所以就必须先潜伏到敌人的身边,确认身份,是不是本人,会不会是替身,然后接近目标,一发入魂。

    如果这时候防守方有准备,那么暗杀者就必须在充满机关的屋子中,与占据地利的主人进行躲猫猫了。

    防御结界并不是万能的,有些时候,一些小手段,比结界更加有效。

    比如吱吱作响走廊,很多忍者的前辈就是躲过了结界,被走廊暴露了行踪。

    还有吊绳楼梯,能让主人跑到暗格中,借助暗格中预先准备的水和食物,躲上数天之久。

    还有直通外界的暗道。窃听的听筒,踩到会掉下去的翻板,双重走廊等等。忍者可以利用有限的空间玩出各种花活儿。

    不要以为忍者有查克拉,翻板就没有用了,只要设计成上小下大的口袋型。再挖的深一点,四壁和底部插点刀子什么的。能应付的忍者还是不多的。

    也不要觉得忍界到处都是影级,忍者各个都能飞。只会一两个忍术的下忍和中忍还是占大多数的。倒在陷阱下的倒霉蛋也不在少数。阴人手段永远是不嫌多的。

    这条密道似乎还没有完全修建好,但一些机关,都已经略见雏形了。

    一路上,辉不停的指出识别出来的机关。

    会从洞中发射手里剑的机括,能留出液体的暗管。可以改变位置的石墙,在白眼之下,通通无所遁形。

    甚至哪里有维修的小门,预设但还没启动的结界。都一一指了出来。

    长田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到处看。毕竟这些东西学校里讲过,但是看到实物,小忍者还是第一次,还是很好奇的。

    从一进密道开始,长田就有种不对劲的感觉。

    “撤退吧,辉,不要再前进了。”长田下达了用手语交流的指令,但是他现在却自己违反了这个规定。并率先开始向外跑去。

    “怎么回事,长田。为什么要撤退。”既然长田已经率先打破了静默状态,那其他人再用手语也没有意义了。性急的犬冢纹率先说到。

    “我们早就被发现了,密道怎么可能有没有完成就不设防的道理。即使为了不引起注意,没有明面上的守卫,预警结界也会有一个。怎么可能任由我们大摇大摆走进来这么远。”

    长田终于明白心中的别扭感觉是什么了。

    长田是聪明,但都是小聪明,如果让他提前制定好计划,那他会把计划指定的特别完美。

    但是他一开始就不相信有什么鬼,也不相信一群小忍者有闯进暗部密室的能力,所以他的打算就是随便你们折腾吧,大不了被骂一顿就可以回家睡觉了,他懒得费心思去指定计划啊。

    长田也不是直觉强到一有点不对劲就浑身汗毛倒立的强者。还要被各种陷阱不断打断思路的情况下,他花了很多时间,才明白哪里不对劲。

    “所以,从我们走进密室的一瞬间,我们其实就已经被监视了,暗部早就发现我们的举动了。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打算没有制止我们。撤退吧,再不撤退就已经晚了。”

    只听路顺闷哼一声,手臂上扎了一根千本。路顺试图拔出千本,手还没有够到千本,已经斜斜的倒下了。

    “原来已经晚了。”长田喃喃自语道,突然一声厉喝“辉,全程打开白眼,现在不是节约查克拉的时候了。丰,背起路顺,走。”丰没有任何语言,直接把路顺背在背上。

    长田没事浪费时间去检查路顺的情况,既然射出来的是千本,不是杀伤力更大的苦无和手里剑,而且只有路顺一个人中招,也就意味着守备的暗部不想要他们的性命,

    “白眼,开。”辉打开白眼“有东西从里面出来了,好像是油女一族的虫子。”

    “继续跑,我明白了,我们现在是试验品了,暗部在利用我们测试机关。”

    “长田,前面不是我们来的路,墙壁变换过位置,而且前面的机关已经启动了。”

    “连你的侦查范围都知道了,暗部有日想家的人。辉,你在第一个,随时汇报陷阱情况。”

    长田的话还没有说完。辉紧急汇报“大面积翻板,两侧和顶部有苦无发射口,没办法躲避。”辉一个加速,翻板边缘停了下来。射出一枚手里剑,想标记出翻板的范围。

    居然没有扎入,手里剑在地上直接崩飞了。

    辉嘴角抽动了一下,连边缘都被厚钢板加固了么,确实,精通土遁的忍者,可以在土中穿行逃跑。但是要打穿钢板逃跑,就很难有人能做到了。

    就算用起爆符,量少了,也不一定能炸开钢板,量多了可能是自己被起爆符的冲击力震死。

    手里剑都扎不进去,苦无也不一定行。在场的没有人会能飞行的忍术。

    犬冢纹的牙通牙可以在空中滞空一段时间,但是也会被翻板附近的发射口发射千本给扎下来。

    小忍者们,在面对准备好的防御设施面前,连一个回合都没坚持下去,就被团灭了。

    “算了,举手投降吧,我大概明白情况了。”即使有再多的不甘心,面对残酷的事实,也只能接受失败。

    油女一组的虫子嗡嗡的飞了过来,在每个小忍者背上咬了一口。推着小忍者向前走。

    小忍者们无奈的跳到了翻板下。四周墙壁上喷出一股白眼,长田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恍惚间觉得周围出现了很多的动物面具,接着就人事不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