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87.醒来

作品:《合理发展的忍界

    人最自然的放松方式,就是睡眠。但是睡眠,也会有正确的方式方法。

    比如仰卧,就不要把手放在胸口,不然容易做噩梦。

    俯卧会压迫肺部,影响呼吸。

    侧卧的方向最好向右。

    忍者,严格来说,属于特殊工种。外表看起来拉风,其实工作环境差,心理压力大,还常常需要面对生命威胁。良好的睡眠方式,对忍者的工作情况,就有着重要的意义了。

    所以,忍者的训练也会包含如何睡觉。怎么快速进入深层次睡眠,怎么有点风吹草动就能惊醒,这都是有讲究的。

    只有这样,忍者们才能成为一支来之能战,站之能胜,敢打硬仗,能打硬仗的队伍。

    当然,这都是属于忍者学校三年级的内容。

    到时候还会教导长田,如何在野外寻找安全的宿营位置,如何睡在树上不掉下来,如何睡在根绳子上,以及如何睡前通过推拿按摩,疏通经络,自我保健。

    刚刚最后说的部分,是长田半梦半醒之间胡思乱想的内容。

    被迷药迷晕,和正常醒来的区别就是,意识先醒来,但是身体还在沉睡。

    能听到外界的声音,但是不管再怎么挣扎,身体就是动不了,俗称鬼压床。

    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有经验的忍者,都会偷偷的在口腔内活动舌头,这样可以快速唤醒身体。

    当然其他办法还有努力伸腿,砸吧嘴唇,调整呼吸。但是这些都会引起敌人的警觉。活动舌头是相对安全的方式。

    长田不一样,他采用的方式叫-继续睡。

    一般影视剧的惯常套路就是,我方谁谁谁被捉住了,在昏迷中醒来,发出一声鼻音。

    然后敌人一声厉喝“小子,醒了还敢装睡,左右,把他给我带上来。”

    接着就是辣椒水,皮鞭烙铁,一顿收拾。

    当然,如果被抓的这个人是主角,那么也有可能醒来见到的是一个美女,或者前辈高人。爱情事业迎来双丰收。

    长田自忖不是主角的命,所以他想了想,还是继续睡吧。要收拾先收拾别人去。我才不会冲好汉呢。

    “醒了就起来吧。”这声音,即使美女,又是前辈高人,却偏偏不可能让长田收获爱情和事业。

    长田努力的睁开了眼睛,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眼睛看东西倒是有种别样的清晰。

    别误会,不是被换上了写轮眼。而是眼角有眼屎,硌的眼球有点疼,流出的眼泪滋润的。

    “是,水户大人。”长田有气无力得应和了一声,揉了揉眼角。

    手脚还有点酸软,暗部特制迷烟果然不同凡响,差点推不开门了。

    千手家保留了一些老派的忍者习惯,移门是暗藏门扇屏的门,谈话的时候可以把桐木制的暗门拉起来,这样可以隔断声音。

    当然,千手家主的实力如果都察觉不到附近有人,那这点小机关也几乎没什么作用了。只是出于传统,还是保留了这一种设施,就好像扉间房间里的那个火灶。

    既然是水户出面了,那就说明安全了。要是出现的是扉间或者其他人,那就说明长田犯得错误大了。

    长田眯着眼睛抓了两把吃的,忍界就是这点不好,什么都喜欢咸的,虽然说咸的可以让人保持力气,但是甜才是让人心情愉悦的良药啊。我想喝肥宅快乐水啊。

    水户虽然保持着年轻的容貌,心态其实已经很苍老了,看长田就好像看自己的孙子一样。并不是很在乎长田的失礼。反而对这种不见外的举动感觉到很高兴。

    等长田吃了点东西后,才摇着扇子笑眯眯的说“昨天你们又干了什么坏事了。”

    这不是真的质问,现在的暗部部长就是她儿子,有什么事能不知道,还用得着早晨来质问长田。这就有点类似于老年人和第三代之间的玩闹。好比你回家,奶奶问你,今天又在学校干了什么坏事了。

    老人们其实并不在乎第三代是不是真干了什么坏事。在饱经风雨的老人眼中,除了生死,其他真没有什么大事。

    就好像鸣人干了那么多坏事,在三代眼中,其实真没有什么了不起,一笑置之。不是三代对于人力柱格外宽容,而是见的多了,一点点小事就真不值得动怒了。不光是鸣人,木叶丸也一样。

    比起规矩,他们更喜欢看到的,是孩子的活力,仿佛是找到了自己生命的延续。

    “哦,路顺说他在学校里发现有暗部出没,所以我们就去看看暗部在干什么。”

    “又是你挑唆的吧。”

    “真不是啊,怎么坏事全是我干的,好事就想不到我啊。”我堂堂长田,怎么在你们心中就是这么个形象么?我长得就那么像汉奸狗腿子么?

    长田觉得很气愤,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叫长田的光头,穿着丝绸的衣服,在一个穿布军装的壮汉面前挤眉弄眼“队长,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

    我长田出道以来,干的事都是利国利民的吧,不带这么埋汰我的。

    人们评价一个人人,往往并不会从现实结果看,而是从自己的感觉出发,从这个人的平时给人的映象做出判断。

    因为结果是需要从多个方面客观衡量的,这个人对社会,对历史有什么影响。对群体,对人类做出了哪些贡献。这个不是专业人士很难判断,即使是专业人士,也会有不同见解。

    但是从生活细节上,那就很容易找到共鸣点了。这个人每天干了什么,说了什么话,是不是人物形象立刻就丰满起来了。这就叫贴标签,而且标签,也很容易受个人情感影响,

    比如,一个政客要污蔑他的政敌,他说他的政敌的措施多么多么愚蠢,对社会有什么危害,那普通群众不会有什么感觉的。

    但是如果他污蔑他的政敌乱搞男女关系,哎呀,这一下子立刻传的全世界都知道了。

    长田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就是说话满嘴跑火车,又懒又滑,那一出事水户能不觉得是长田干的么。

    “肯定就是你,别人都是老实孩子,这问一问老师就能知道的事。不是你挑拨的,还有谁会半夜不睡觉,跑去寻找密道,还会被暗部捉了。”水户继续打趣长田。

    而长田此刻的关注点是“什么?这事还能问老师?”

    “这有什么不能问的?密道就修建在学校里,那么显眼,学校的老师会不知道?”

    长田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子。学生都能找到的地方,老师怎么可能不知道。路顺都能发现暗部,千手毅会发现不了?

    “那密道究竟通到哪里啊?”

    “通到火影岩下面的木叶的避难所啊。之前的柱间和斑的大战,很多村民都没有得到有效的保护,到处乱跑,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伤亡。所以扉间决定,修建一个庇护所。”水户想到了长田的父母也是死在那场旷世大战中,怜惜的摸了摸长田的头。

    “那为什么会修在学校里。”这种建筑不是应该像民防工程一样,城市里分散修好多个,还有显眼的牌子,让大家都知道躲到哪里去,这样才有利于人员的疏散啊。

    “只有木叶学校,才能放心让那么多平民进入啊。如果木叶遭到进攻,忍者们针对的目标,可就不光是忍者啊。”水户的语气越加伤感。

    木叶遭到进攻,意思也就是柱间已经去世了。柱间罩不住了,才会可能发生其他忍者打到木叶本土的情况。扉间和水户,已经在为柱间死后的情况做打算了。

    长田也明白了,为什么好好一个庇护所,还要设置那么多的机关了。

    忍者的战争,可没有日内瓦公约,攻击平民,才是最有效削弱其他敌村手段的方式。

    敌人都打到本土了,要么是我方毫无还手之力了,敌人就是奔着灭村来的,忍村只是一个村子,无所谓占不占领,忍者打仗还要在乎人口不成。

    要么是精锐小队绕开前方防线,到本土来制造混乱,杀忍者哪有杀平民更加容易制造混乱。

    无论哪种情况,修几个庇护所分散防御,都会给敌人各个击破的机会。倒不如只守住一处方便,至于平民来不来得及赶到庇护所,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

    至于庇护所为什么修在学校,因为学校相对来说没有什么机密,一担发生混乱,敌人有可能会変身混入平民,伺机突袭重要建筑,窃取忍术卷轴和机密文件。

    把庇护所的入口放到学校,也是减少识别的身份麻烦。反正学校也没什么好偷的。

    所以木叶的忍者学校修的像个堡垒,入口只有一人宽,就是庇护所的第一道防御,密道里面的机关,就是第二道。没有第三道,机关都守不住的话,就只能用忍者的性命填了,再设置什么逃跑遁道,平民的人数和速度,也躲不开忍者的追击了。

    暗部不在乎庇护所的入口会被人知道,因为反正最后全村都会知道。

    他们赶走路顺,是为了在完成机关前,减少被窥伺的风险,只是为了减少麻烦。路顺说漏了嘴,被间谍混进来了,把机关布置都看到了,这才是麻烦。机关完成了,自然有人就会守卫,凭借各种机关和结界,间谍混进来再抓不住,那暗部就可以解散了。

    密道里的机关能不能有效对抗忍者,才是最关键的。所以暗部放长田他们进入了密道,没想到长田队伍这么弱鸡,还没怎么测试就被团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