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92.夜访

作品:《合理发展的忍界

    “长田,你需要做一些准备,过几天你将会得到大名的接见。“夜晚,在千手家,长田从被窝里被扉间提了起来。

    由于夜间还有宴会之类的交际活动,所以水户和千手两兄弟回来的都比较晚。柱间对这些勾当越来越不上心了,所以先回去睡觉了。天下无敌的忍界之神,已经不需要迎合任何人了,越来越随心所欲。

    来找长田的是水户和扉间。

    长田在这个没有手机的世界里,养成了早睡晚起的好习惯。

    “什么,你们在说什么?”谁说演员不累的,长田在台上一直提心吊胆的加词,加戏。还时刻关注台下人表情,也很累的好不好。

    不光长田累,和长田配戏的其他演员更累啊,以服从为天职的忍者,谁敢这么胡来,偏偏长田一直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他们也只好配合长田了。

    总算让大名以为这是事先安排好的节目,没有出大的纰漏,却也惊出了一身白毛汗。

    长田揉了揉稀松的睡眼“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么。”我长田,可是有起床气的,被吵醒很凶的,喵。

    水户叹了口气“扉间,收拾他。”

    “哎哎,不要啊,雅蠛蝶。“

    作为一个警惕性非常高的职业,千手家的忍者翻了个身,继续睡。习以为常。

    “好吧,那个笑点很低的大名准备接见我,我要准备什么呢?要给我买几件漂亮的新衣服么。”一阵鸡飞狗跳之后,长田终于恢复了清醒。

    今天只要长田一上场,大名就乐的前仰后合。甚至长田都没说话,大名就已经开始笑了。

    “早知道这样,我冒充什么高雅,表演两个小品不就完了么,直接就把大名忽悠瘸了。”长田心中暗想到。

    “不要大意,长田,大名可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啊。”扉间脸色严肃。

    好吧,他严不严肃都那样,关键是水户也很严肃,那就真的需要认真对待了。

    “十室之乱你还记得吧。背后就可能有大名的影子,但是到现在为止,没有证据。大名也一直在拉拢木叶的一些小家族,手段很巧妙,现在木叶很多的忍者对大名还是很有好感的。你要知道,忍者,始终是不被贵族看不起的,如果有机会做大名的家臣,很多忍者都会动心的。”

    “也就是说,大名可能在拉拢我?”长田有点小激动,这大名很有眼光,我长田果然就犹如漆黑里的萤火虫一般,光芒是藏都藏不住啊,化了妆都被人看出来了。

    扉间似笑非笑得看着长田“你值得被拉拢么?”

    “我怎么就不值得被拉拢了?我堂堂长田,机智聪明又勇敢,热情英俊又善良。大名想拉拢我怎么了。说不定为了拉拢我,还把公主嫁给我呢。”这话说得长田就不爱听了。穿越众不都是什么公主郡主哭着喊着扑上来献身么,怎么到了我长田这里,就这么区别对待呢?

    “好了,长田,不要再皮了。应该不是在拉拢你。因为那天扉间也会在场。大名不会当着扉间的面拉拢你的。“水户制止了长田的自吹自擂。

    “而这正是让我觉得不正常的地方,扉间可是个没有艺术细胞的人,你会邀请一个只吃素的人,去吃烤肉么?这在贵族的交往过程中,是一件很失礼的行为。扉间是火影,并不意味着大名可以随意命令扉间做不愿意做的事。除非这只是个借口。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讨论猿乐。”水户是涡之国的公主,对礼仪方面的东西十分精通。

    在正式的政务交往中,举办地会安排有本地特色的节目招待贵宾。

    就好像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去地方视察,地方上安排了一些有民族特色的节目给随行的所有人欣赏,这个是很正常的。电视新闻都会播出,xxx到什么什么地方视察,并欣赏了什么什么节目。扉间安排猿戏给大名看,也就属于这种性质。

    但是在正式公式结束之后,来宾如果有一些私人的请求,那可以提出请当地的人员协调。

    比如葡萄牙总理,跑到意大利去访问,意大利安排了一些意大利特色的歌舞。但是葡萄牙总统私人很喜欢c罗,那他就可以请接待的人员安排一下能不能让他去看一场尤文图斯的比赛。

    一般意大利总理不会拒绝,也会帮忙安排。但是这属于私人爱好,尤其是意大利总理,明确表现出他不喜欢足球。那么葡萄牙总理到底想干什么呢?

    可能就是要在足球场的包厢里谈一些比较私密的事了。由于不是正式场合,那么就不属于国事会谈,可以谈的比较轻松,事先达成一些共识,大家心里有个底,这种场合下,谈事情可以拒绝,可以商量,都不会影响国际关系。

    现在火之国大名请扉间一起看猿戏,那就是说有一些私密的事想和扉间谈,不属于正式的命令,而点名长田,也就是说可能涉及到长田。

    长田嘴快“也许大名想继续看我怎么编排扉间大人吧。”

    “你还敢提这茬,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扉间火气蹭就上来了,两个中指顶着长田的太阳穴死命钻。

    “哎呀,我错了,扉间大人。”长田赶紧认怂。

    狂言就是通过在现实世界中取材的人物或事件,用幽默的方式给武士和其他贵族阶级以辛辣的讽刺。所以狂言在庙堂并不受欢迎,是一种平民的艺术。

    这也就是今天长田的表演为什么能逗乐大名了。因为别的狂言师不敢拿大名身边的公卿取乐,太得罪人。说不定一出大名的门就被宰了。大名看的最多的,还是表演悲剧的能剧。

    “长田,还记得我们去火之寺么。在大名的身边,常驻着几个火之寺的僧侣,他们武艺高强,担负着保护大名的责任。从他们口中,木叶得到了一个情报。现在的大名,收集了很多的名贵乐器。甚至为此专门修建了一座宫殿,用来陈列乐器,并且常常邀请公卿武士前去参观炫耀。并且常常召开宴会,邀请全国的剧团去大名府表演。”

    “这不就让人放心了么。大名真是热爱艺术呢。”

    “你听我说完,由于火之寺的僧侣需要贴身保护大名,所以可以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大名实际上,是个禁欲主义者,私底下的生活极度简朴。他的双脚有被火灼伤的痕迹。由此怀疑大名可能曾经做过山伏。参与过踩火堆进化心灵的仪式。“

    “他虽然常常邀请公卿到府邸饮宴,但是从不喝醉。独自一个人,从不会看歌姬表演。常常招侍女侍寝,但是子嗣很少。收集了很多乐器,但是自己从来不弹奏。”

    “扉间大人是说,他在演戏,让人以为他是一个昏聩无能的人?他难道在防备着忍者么?”

    “不知道,不能问,防备的也不一定是忍者。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大名绝不是一逗就发笑的傻子。忍者要求摒弃感情,因为感情会影响任务。但是大名和公卿,把感情视做工具。比较起来,忍者真的是只知道杀人的傻子了。”

    “好了,扉间,不要再说了。总之,长田,如果见到大名,不要掉以轻心。如果真的只要聊猿戏那还好,如果大名有别的意思,千万不要轻易的答应大名。在这方面,扉间都不一定能看穿这些阴暗伎俩。”水户在千手家久了,虽然懂,但是也很排斥这些东西。

    “这两天要招待大名,不一定抽得出时间,所以提前先告诉你了,不要忘记了。好了,我们走吧。扉间”

    水户和扉间走了之后,长田就再也睡不着了。

    大名,一个原著中打酱油的角色,都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真要是当成npc对待,长田绝对能被阴到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