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95.转寝小春的担当

作品:《合理发展的忍界

    大名并没有等长田做出回应,就继续发布命令“那么,培训的任务,扉间,我看就交给转寝小春来负责怎么样?”

    大名对长田,和对转寝小春,是两个状态。

    长田,并没有忍者护额,不属于正式的忍者,所以大名并不需要听取长田表达意见。

    即使大名表现出对艺术的喜爱,也可以和长田热情的交流,但都是为了满足大名自己的欢乐。大名并不尊重长田,只需要长田服从命令就好。

    就好像长田扮演的角色一样,只是个弄臣。弄臣并不是臣子,只是个玩具。

    转寝小春,是正式忍者,大名不能绕过扉间,对小春下达指令,只能采取商量的语气?至于为什么选择转寝小春,主要因为转寝小春是女性,倒不是说大名起了什么非分之想。

    找个木叶村的忍者潜规则,这不是找死么。而是女性在培养女性间谍上,会比男性更有优势。

    虽然拥有查克拉,让忍者的战斗方式开始偏向于正面战场。

    但是还有很多旁门左道,是一些战斗能力不强,但有志于从事忍者事业的家族开发出来的。

    他们从孤儿中挑选相貌姣好的女子,教授祈祷,歌舞,房中术等技能。然后送去讨好周边的势力。

    转寝小春会不会这些技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名在表达一个信任木叶的态度。

    你看,我选择人选,是扉间信任的部下。我没有其他的想法。

    转寝小春看向扉间,这件事,最终做出决定的是扉间。越过扉间做决定,是大忌。

    如果扉间不同意,转寝小春就算同意了。大名为了顾及扉间,也一定会放弃。

    如果扉间同意,转寝小春不同意,就是违抗命令。

    “小春,你还是慎重考虑一下吧。”扉间把决定权交给小春,说慎重,却在暗示小春,可以拒绝的。

    大名已经做出计划,并且只是需要木叶出一些人手,那么木叶不会拒绝这点小事。

    差别只在于人选的问题。转寝小春拒绝,那么扉间也可以安排其他人去。

    关键是,这种事,对一个女孩子的名声太有妨碍了。虽然去的人,只需要从事一些培训的工作。但是只要搭上边,就已经洗脱不了了啊。

    扉间可以下封口令,木叶的家族,都有自己的情报线路的。

    下层忍者可以不知道,有一定势力的家族只要留心,大名来了木叶一趟,然后扉间手下器重的转寝小春就消失了。

    培训间谍又不是速成班,转寝小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留在京城。更不要说以后还要建立一个有忍者相互配合传递情报的庞大组织,需要参与的忍者众多。

    这也是要在京都的转寝小春协调的。

    时间久了,忍者的手段,连转寝小春都调查不出来么。

    忍者虽然手段肮脏,但是表面上的面子还是要的。转寝小春作为扉间的部下,可以有个光明的未来。但是名声不好了,以后嫁人都成问题。

    而且,有了这方面的污点,转寝小春就再也成不了正面战场的一方统帅了。更不要说当火影了。只能从事后勤,参谋方面的工作。

    转寝小春只是思考了一下,嘴边压低声音说“对不起了,日斩,门炎,团藏,我要离开队伍一段时间了。”

    “小春,你”其他三个人只是心情复杂的看着小春,这是小春的选择,也是小春的担当。

    直起身来,走到大厅中间,单膝跪下“木叶忍者转寝小春,愿意接受任务。”

    木叶忍者四个字,咬的特别重。

    大名只当没听见转寝小春的表忠心,反正他提议转寝小春,就已经表示自己没有别的打算了。

    上位者,不需要手下始终和自己保持一条心,那不现实,只要能实现自己的目的就行了。

    小春只是他组建歩之巫女的工具,能归顺当然好,没有也无所谓。

    到大名的京城去,不光面临着外部各种考验,还需要经受的,是村子内部的怀疑。

    有一些忍者,始终是想着投靠大名,得到大名的册封,脱离忍者这个不光彩的身份的。

    远离木叶村之后,会不会还保持对火影的忠诚?

    尤其是在京都,忍者始终是低人一头的。

    一旦得到大名的册封,即使是木叶,也不好再追究了。就等于是一步登天了。

    转寝小春去,比其他人去,确实更让扉间放心。

    而且一旦歩之巫女这个间谍组织建立起来,木叶也确实需要有可靠的人,借用歩之巫女的资源,收集各国情报。

    扉间内心也很犹豫。

    柱间会因为手段的肮脏而一口回绝掉这种命令,扉间不会,他考虑的更多,只要对木叶好的,他不会在乎手段的。

    只是小春终究是自己的部下,人终究是有情感的。

    所以他把选择权交给了小春,小春也确实没有让他失望,换一个人,都不会有小春这么合适。只是扉间内心还是升起了一种愧疚感。

    转寝小春的果断,却把长田又一次推到了悬崖边上。他不想离开木叶,但是在转寝小春珠玉在前的情况下,他又怎么去拒绝?

    长田两只手来回的攥起拳头,又松开。嘴唇嗫嚅着。却始终想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来拒绝这种任务。

    长田的表现,落在扉间的眼里,却连带着,把对小春的愧疚,延伸到了长田头上“罢了,已经牺牲了一个小春了,就不要再多牺牲一个长田了。”

    “大人,长田颇得我大哥和大嫂的喜爱,却是舍不得放长田离开木叶,和大人去京都讨论艺术的。请大人见谅。”扉间看出长田的不乐意,把长田的自私,归结到了柱间和水户头上,确实是保护了长田。

    否则长田不论是被迫离开木叶,还是因为回避命令,人生可能就会走上另外一个不好的方向了。

    “哦,这样啊,那真是可惜了。”大名顾作惋惜状。

    长田猛然放松了,陡然感到一阵凉意,却是背后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

    “扉间啊,怎么不见村来拜见啊。”大名画风一转,却又谈到了柱间的子嗣千手村之上。

    “哦,村接受了一向任务,已经出村去了。”其实千手村在成为了木叶暗部部长之后,已经很少在外人面前露面了。

    扉间也是怕了大名再提出什么惊人的提案。干脆说村不在村里。

    “村可是一个好小伙子啊,据说村还没有结婚吧,我有一个女儿,希望能和木叶结个亲家啊。扉间,不知道你意下如何啊?”大名微笑着看着扉间。

    “大人,村只是个粗鄙的忍者,配不上公主的。”扉间试图推脱掉。

    “扉间啊,可不要拒绝我的好意啊。”大名无形间,却给扉间施加着压力。

    “这个,我还是需要和大哥商量一下。”扉间只能拖延一下。

    “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啦。”大名又开始笑了,笑的很自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