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83章:天下第一神医(23)

作品:《快穿:不服来战

    随后,黑痣男也发现自己的反应过大,老脸一红,对靳青补救到“我军营中可全部都是英雄好汉,又岂是你这种小女子随意进出的地方。”别以为你长得像个汉子,就真的是汉子了。

    这次,还没等靳青说话,旁边的萨迪克便先行开口道“你怎敢对我家冷神医如此无礼,我主子可是神医谷的冷彩蝶。”

    这一句话,萨迪克说的志得意满,他一直都为靳青的神医名头感到骄傲。

    靳青站在一边,抓了抓后脑勺,其实有个狗腿子在一边帮着自己吹牛的感觉也不错嘛。

    黑痣男果然不愧是一个善于专营的人,抓重点的速度极快。

    只短短的几句话,他从萨迪克的话中迅速提炼出“冷神医”、“神医谷冷彩蝶”几个字。

    反应过来面前的人是谁,黑痣男急忙翻身从马上跳下来,对着靳青的方向一抱拳“不知是冷神医到了,在下方才失礼了,还请冷神医莫怪。”

    要说别人,黑痣男还有可能不知道,但是冷彩蝶这三个字,他却是如雷贯耳。

    毕竟这个人可是名声在外的外科神医,她调制的金疮药效果奇好,令无数江湖人士趋之若鹜,若能够将她请进军营,他手下的兵士生命就能多一重保障了。

    靳青看着黑痣男眨了眨眼睛真没想到,她的名声还挺响的。

    707“”要脸么,做了几天蒙汗药,还真把自己当成神医冷彩蝶了。

    萨迪克则是站在一边高昂着脖子他家主子本就是应该受到上宾礼遇的人,这个黑痣长毛男实在是太没有眼力价了。

    在黑痣男的盛情邀请下,靳青坐上了黑痣男手下为她租来的轿子,同黑痣男一起直奔军营的方向而去。

    看到黑痣男一行人匆匆离开,刚刚那些看热闹的人才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神医谷距离这个村庄并不算远,冷神医的事情他们也多多少少的听说过。

    可是他们却没有想到,这样被江湖传言传的神乎其神的人物,有一天竟然会悄无声息的悄悄出现在自己身边,低调的蹲在桥头卖药

    一想到自己适才为了买那些骗子的大力丸,同神医制造的精致药材擦肩而过,这些路人便觉得懊恼万分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告诉自己,这冷神医在私底下竟然如此的亲民,出来卖药竟然都不吆喝一声。

    靳青“”为什么没有人告诉老子,卖药还要吆喝的

    不同于这些看热闹人的懊恼,黑痣男现在心里则是美滋滋的。

    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在无意间,得到了一个能够令他如虎添翼的好帮手,当真是天生命好么。

    士兵们上战场时最害怕的事情,便是在受伤后无法得到更好的医治,导致他们小伤拖成大伤,大伤直接送命。

    这种想法会让他们在战场上有所忌惮,无法放开手脚去同敌军拼命,最后反而更容易受伤。

    而这个擅长外科的神医冷彩蝶,刚好可以安抚兵士们躁动不安的心。

    有了这人加入自己的军营,黑痣男又何愁将来士兵们不肯甩开膀子,在战场上为他出力奋勇杀敌。

    一想到自己本次出行竟然有这么大的收获,黑痣男就喜得眉开眼笑,就连身后卖大力丸骗他的几个爷们儿都不大在乎了。

    靳青心中也是同样的开心,因为她终于又找到了一个能够管吃管住还给钱的地方了。

    萨迪克一脸认真的跟在靳青的轿子旁边,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丝毫不在乎自己的小身板儿上究竟扛了多少东西只要主子在哪里他就会在哪里,今生今世一步不离。

    唯一感觉到蛋疼的,便是那卖大力丸的爷几个,他们有一种感觉,这一次进入军营有可能是凶多吉少了。

    在轿子里坐的无聊,靳青问707道“这个满脸黑痣的,是个什么人”这人给她的感觉很奇怪,无论是他的相貌还是他说话的语气都让人觉得他不是好人,可靳青却没有在他身上感受到任何业力,甚至这人的身上隐隐还有几分正气的存在。

    一想到这个,靳青又厌恶的咧咧嘴,无论是正气还是邪气,都是她不喜欢的东西

    707翻了翻剧本,惊讶的咂舌她家宿主当真是找麻烦的祖宗,只在街上随随便便一碰,便能够碰上这个国家的灵魂人物。

    这黑痣男名叫吴能,应该是白世辉手下的一个得力干将。

    上辈子白世辉同莫唯在边城遇袭,一行人最后只剩下了两个。

    正当他们逃向京城的时候,在路上碰上了临产的冷柔,白世辉不知为何忽然恻隐之心大发,不但帮助冷柔接生,还准备带着冷柔逃跑。

    冷柔感念白世辉的恩情,便亲手为白世辉调制药材治疗他身上的伤,使得白世辉能够顺利同出来狩猎的吴能汇合。

    而吴能也因为这件事,从白世辉手下的一条小杂鱼变成了白世辉的心腹。

    后来,冷柔称帝,白世辉入驻冷柔后宫,心甘情愿的成为冷柔身后的男人。

    而这个吴能则是接下了白世辉手下的一部分兵权,成为了新一任镇国大将军。

    可是由于冷柔不喜欢吴能那猥琐的相貌和这个露怯的名字,便找了个借口将吴能远远的派去守候边疆,并勒令他不经传召绝对不许回京。

    当年五国围攻皇城之时,吴能带着自己手下的兵卒,在没有任何补给的情况下,苦守在边疆长达两年之久,愣是没有让敌军跨越雷池一步。

    而他所在的这一个城池,也变成了整个中原最难攻下的一块硬骨头。

    即使后来京城被从其他方向而来的兵马攻破了,他所在的这个城池也依旧坚守了将近一年的时间。

    直到城中的粮食、军资彻底耗尽,他们才被人破城而入。

    由于这个城池是整个皇朝最后一个拿下来的,所以攻打这里的敌军将领,也被其他四国嘲笑的无地自容,恨不得立刻抓住无能,将他挫骨扬灰、千刀万剐。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快穿不服来战,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