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053章 帮忙找一找

作品:《轻舟入我怀免费阅读

    听到问话,沈君兰表情严肃。

    康琴心重复:真的有关?

    沈君兰坦言道:不瞒你说,十有八九。肇事的司机不是简单人物,两车相撞之后他下车过来准备动手,若非护卫司署的人到了,说不定还有一场恶战。

    光天化日之下,都当街行凶了?康琴心问完又感慨,这是什么人三番两次想取你性命?

    我自问也没得罪什么人,实在想不出来。

    难道张管事身上就什么消息都没挖出来?康琴心半信半疑。

    沈君兰摇头,我二叔和我说确实没有,但在司二少那边有没有什么交代就不清楚了。大概也是没有的。

    这件事应该是和我们沈家的私怨,上回连累你委实不好意思,许是指使人觉得你坏了他的好事,所以加以警告,主要对付的还是我。

    你既然知道有人想要你的命,怎么出门也不多带些人?康琴心刚问完,就见门外沈志清来了。

    沈志清进门自是先对沈君兰紧张检查了番,劝道:少爷快随我去医院,再不然回府让董医生过来给您看看。两车相撞如此惊险,我就应该跟着您同行的。

    我不喜欢每次出门都前呼后拥的带那么多人,不是过去耍威风的时代了,如此只会显得我胆小怕死。沈君兰有自己的坚持。

    沈志清了解他脾性,知晓相劝无用,只能自责。

    沈君兰问他:我不是让你去检测远航号上的设备吗,怎么就过来了?

    我听说你出事,哪还有心思过去?有二爷的人在那边,出不了什么事。

    虽说有二叔的人,但这条船是向东吉公司订的,并非我们从前合作的企业,还是要慎重一些。沈君兰叮咛。

    康琴心在旁听着,见他虽然年轻但处事周密认真,不失为一位好东家,目露欣赏。

    过了会,沈君兰起身告辞,康琴心送他出门。

    沈家的汽车与魏家的汽车一出一进,康琴心还没进大门,就见魏悦希从车上下来,二表姐。

    阿希怎么来了,今早不用去学校吗?

    临近清明,许多人都告假回国了,我也没什么心思留在那里。我哥说舅母和表哥表嫂她们都离开了,柔表姐又要上班,担心你在家无聊,喊我过来陪陪你。

    康琴心邀她入内,边走边说:新荣表哥有心了,其实我还好,下午还准备去银行看看呢。

    那我过来,二表姐是不高兴咯?魏悦希玩笑道。

    康琴心忙道:怎么会,你能来陪我我很高兴。

    魏悦希又问:听说舅舅要把银行交给你了,是真的吗?

    只是代为理事而已,爸年事已高,喊我去银行帮帮忙而已。

    魏悦希就感叹:家长都这样,总喜欢把他们的事业强交给我们做子女的,直接阻止了我们自己的喜好兴趣,也不给我创业的机会,真是无趣,落在旁人眼中就只是坐享其成。

    你这是怎么了,大清早的跑我这来悲春伤秋?康琴心给她倒了杯果汁,姑姑又喊你去美容院帮忙?

    可不是嘛,除了这件事还能是什么?我啊,想做服装,表姐你想,现如今太太小姐们的品味喜好每年都在变。

    从早期的旗袍到洋装再到简易女装,现在咱们圈里衣着上流行的款式都是引进的国外设计师资源,我和言卿就觉得我们也能做到。魏悦希语气憧憬。

    这有何难?姑父素来宠你,你若想做,他还能不同意?何况,还有表哥呢。

    虽说爸和哥会同意,但他们的意见有什么用,家里我妈说了算,她不愿意我就没辙。

    若不是我当时选择了留校助教,现在也肯定没这么自由,准被我妈逮去美容院上班。

    女为悦己者容,姑姑做美容,你做华衣美服,实则上是很有关联的。

    你想,姑姑那边常接待贵妇名媛,常有人过去做晚宴妆做造型,若是能配合好的服装,岂不是更加生意兴隆?

    阿希,你要以关联处利益的角度劝说姑姑,有时候可以事半功倍。

    二表姐你这主意真好,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魏悦希兴奋的站起来,转身就要走,我这就去找我妈说。

    康琴心嗳了声,阿希你这就不陪我了?

    魏悦希回道:我不耽误表姐你下午去银行巡视,改日再来陪你,先走了!话落风风火火就出了门。

    康琴心无奈摇头。

    阿岚过来道:二小姐,辛小姐电话。

    辛小姐?康琴心嘀咕了声才反应过来是辛筠,心底有些奇怪,慢悠悠的接起话筒,客气道:辛小姐,你好。

    康小姐,教授让我致电您问一下恢复情况。

    康琴心回复一切都好,心中却费解,按理说自己都和司雀舫表明不喜辛筠了,司玉藻不应该再让她来联系自己才是。

    辛小姐还有其他事情吗?

    我有件事想找康二小姐帮忙。辛筠语气为难。

    康琴心:你直说就好。

    是这样的,我昨天回来后发现丢了块手表,找来找去都没找到,想是遗落在何处了。若是寻常的手表丢了就罢了。

    但是这只手表是我考上大学时我爷爷送我的,跟了我好几年实在舍不得,我想是不是落在贵府了?

    家里菲佣收拾客房的时候并没发现手表。

    辛筠支吾道:这手表对我很有意义,不知我方不方便过去找找,可能是遗落在角落里而菲佣没发现。

    她都这般说了,康琴心自然不会拒绝。

    辛筠来得很快,康琴心吩咐朱婶和阿岚陪她一同寻找,只是里外找了两个时辰也没有发现手表。

    辛筠垂头丧气道:那可怎么办?不在这里,但医院里找不到,前两日我就随着康二小姐您了,也没有去旁处啊。

    嘀咕着忽然抬头,会不会丢在了您舅舅家里?

    康琴心望向她。

    辛筠垂首,轻声的小心翼翼的问道:康小姐,可以再帮我一下吗?手表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